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天选偶像:王爷,请多关照 > 第205章:损兵折将

第205章:损兵折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顾嬷嬷暗暗咬牙,只能赌一把了。赌对了的话,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林娅熙说她没伸脚。那她会不会认定自己如此猜,结果反而伸出脚?

    一番反向思维后,顾嬷嬷道“四小姐一只脚着地,另一只脚伸出。”

    以为这样就完了?

    林娅熙故作惊讶状,又问“我伸出的是左脚,还是右脚?”

    大多数人习惯右撇。二选一的答案,听天由命吧!

    “右脚。”

    二选一,听起来猜中的几率是一半一半。可要连续多次都能猜对,概率却极低。

    更何况,第一题并不只有顾嬷嬷以为的伸腿和收腿两种答案。就好比林娅熙此刻的站姿,可以说是有无数种可能。

    只两个问题后,林国公便了然,已经没有再问下去的必要了。

    但为能让其她人心服口服,林娅熙说道“好,现在请赵姨娘和顾嬷嬷互换下位置。”

    顾嬷嬷这时才猝然惊觉,无论她猜对猜错,竟都是无解的死局。她不过是被林娅熙当成猴子般戏耍了而已。

    换位后的赵姨娘一脸错愕。“我怎么什么都看不到呢?顾嬷嬷你,你分明是在撒谎。”

    林婉音急得跳脚。

    “姨娘,你可看仔细了?顾嬷嬷那时不一定是直直站着的。你再偏过头去试试,或者蹲下些?”

    赵姨娘将信将疑地照做了。“还是不行啊。哦,如果这样半蹲下来,是能勉强看清楚脚背。”

    说着,赵姨娘的身子已经低到和餐桌差不多高度了。

    “这就是了!可见,顾嬷嬷并没有说谎。”

    林婉音依然倔强着。只可惜,连顾嬷嬷本人都晓得大势已去,不再做无谓的挣扎了。

    林娅熙不由嗤笑。

    “二姐,其实趴到地上看会更清楚,或者站在桌子上也行。犯不着累着姨娘不是?

    大家都听见了,顾嬷嬷再三确认说是站着的。她若真蹲成这般模样捉我,难不成是有先知能力?

    那她和司琴的罪过可就更大了。司琴蓄意伤人,顾嬷嬷便是知情不报!”

    “呦,你怎么比谁都清楚?这一出该不会是四妹一手策划的吧?”

    “够了!”

    林国公出声喝止。“婉音,你真是越说越离谱。事实摆在眼前,你当我是瞎的吗?”

    见苗头不对,司乐急忙跑去内室通风报信。

    秦氏在里屋听不真切,但林国公最后的怒吼却是明明白白。

    “夫人,不好了!司琴和顾嬷嬷出事了,老爷正在气头上呢。”

    “怎么回事?老爷为何会发这么大的脾气?”

    “奴婢也只知道个大概。司琴因烫伤夫人受罚,但她坚持指认是被四小姐所绊。顾嬷嬷也说,她见到四小姐伸了脚。

    几人在偏厅里辩了好一阵。后来,四小姐就叫大家过来,说是要还原现场。”

    秦氏一拳捶在床榻上。

    “你怎么不早点回来告诉我?”

    司乐膝盖一软,跪在地上颤栗着道

    “夫人受伤严重,又刚睡下,奴婢不敢惊扰您休息。有了司琴和顾嬷嬷的证词,且大小姐也在,四小姐本一直处于被动状态。原是无法核实的事情,谁知她居然还能找出突破口”

    司琴和顾嬷嬷都是秦氏身边得力的老人儿了。这个林娅熙,第一天回来就让她损兵折将。

    都怪自己大意轻敌了,没有计划周密就贸贸然出手。算她走运。

    这两人也是贪心。估计是中了林娅熙设下的圈套,还被牵着鼻子走。

    这就好比碰瓷的惯犯遇上便衣警察。及时止损的话,拍拍灰尘走人便好。可她们偏偏持侥幸心理,继续理论。

    结果,人家拿出行车记录仪的实锤来。被锤死了不说,还被抓了典型。

    “一群废物!快扶我去外间见老爷。”

    “可是夫人,胡大夫有交代过,让您十日内尽量卧床休息的。”

    “废话少说。等一会再收拾你。”

    司乐不敢再违背秦氏,给她罩了一件宽大的披风,万般小心地架着胳膊走了。

    经林国公一呵斥,外间的气氛顷刻冷凝下来。林婉音也知好歹地噤了声。

    林婉蓉忽然打破一室寂静,语带责备。

    “母亲,您怎么出来了?”

    随即上前扶住秦氏另一边胳膊,让她坐下。

    “外边闹这么大动静,我怎能睡得安稳?老爷,是妾身作为主母失职了。后院里一桩小事,竟还要劳烦老爷亲自处理。”

    小事?她遭人诬陷,差点被抽上十大鞭子,这叫小事?

    见自己人要被收拾了,秦氏这才坐不住了吧?

    林娅熙好心说道“母亲被烫成这样,岂会是小事?父亲关爱母亲。我们四姐妹也都想着,要为母亲查明真相呢。”

    赵姨娘也忙给她添堵。

    “是啊。夫人身子不舒服就回房歇着吧,这样才能好得快些。妾也会帮衬着老爷的。”

    秦氏斜瞪了她一眼。说的好听,还不是想趁机打压她的人?

    “老爷打算如何发落司琴和顾嬷嬷?妾身刚听说了她们的所作所为。震惊之余,又庆幸娅熙没有同妾身一样,遭受无妄之灾。

    如今这院子里用得顺手的人本就少,老爷可否容妾身好一些时再行处罚?”

    秦氏这话意在点明。第一,林娅熙虽然委屈,却也没有真受刑。第二,她可比林娅熙冤枉多了。第三,没了司琴和顾嬷嬷是要影响她身体康复的。

    林国公本就余怒未消,见到秦氏又更来气。

    他都说过多少遍了?好说歹说,林娅熙才肯回来。一家人要和和气气的。

    秦氏倒好。第一天就摆足主母的架子,要病中的林娅熙奉粥侍候。

    若不是她耍威风在先,能有这后头一系列的幺蛾子么?

    宋楚煊的话不是圣旨,但从来说一不二,杀伤力也是不可估量的。

    “国公府里下人这么多,我就不信没一个可心的。主母不满意,管家为何不打发走再换一批来?

    说出去,我这国公爷的脸往哪儿搁?还不得传主母管教不严,或是我宠妾灭妻?”

    林娅熙劝道“母亲的伤与女儿保护不及也有关系。女儿愿日日过来,照料母亲。”

    秦氏不是嫌她碍眼么?那她就偏要往她跟前凑,做个打不死的小强。

    膈应人的同时,顺带还能知己知彼。何乐而不为?

    不过,林娅熙知道,秦氏才不会同意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