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哎,人王 > 章节311 ?那个意思

章节311 ?那个意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法师协会给希洛艾寄了一封信后,很快也给达贡送来一封信,里面充满了赞美之词。在大段大段令达贡都有些面红耳赤的表扬之后,法师协会将派专人来调查与何时奈斯城坠落时的具体情况,然后将给达贡带来拯救城市的奖励。

    事情的发展和希洛艾预料的差不多,法师协会的调查员并不真正关心从达贡这里知道更多关于城市坠落的详细过程,只想摸清楚达贡知道多少。“我其实没什么功劳,就是按照希洛艾教授的指挥把天花板给砸了。还有,如果不是她救我,我早就摔死了。你们应该多表扬她,我其实没做什么。”

    但是说自己全都不知道也不合适,于是达贡还要假装很热心地补充一点:“哦,我在工作的时候听教授提起元素爆,说那可能是飞空城坠落的原因。我希望你们能够改进飞空城,因为以后将会有很多人生活在上面,一点也不能放松安全啊!对了,我推荐坚古族人的降落伞,这一次它救了好多人,飞空城上应该配备一些。”

    坚古族人的降落伞的确表现优异,但是它不可复制。当时坚古族人就送给精灵一件样品,图纸没给,而且制造方法早就失传了。就是现在这一个也在降落的时候因为操作不当直接撞毁,零件散了一地,还原的难度极大。根据海德斯的说法,那东西因为保养不当其实状况并不好,在空中的时候有些零件就飞出去了。

    “就算精灵把地面的零件全都找齐,再把天上飞出去的也找到,他们也拼不起来。”海德斯说这话的时候表情非常自信,这让达贡相信他肯定动了一些手脚。这一点都不难理解,因为正是海德斯提出了“精灵谋害坚古族优秀法术学生”的阴谋论,他必然会对精灵提高防范。

    实习再次提前终止,参观法师协会的机会也没了,回程的交通工具也从飞空船变成了马车。等到他们摇摇晃晃地返回学院,关于飞空城的消息已经变了味道,这让海德斯更加相信精灵正在实施某种阴谋。

    “达贡,你听说了吗,简直不要脸,太不要脸!”海德斯的红头发剧烈摇晃着,仿佛他的怒火正在熊熊燃烧。“他们说飞空城这一次的表现非常好,证明了它本身的安全性。出错的是人,主要责任在于飞空城的乘员没有接受完整的训练。”

    达贡拽着胡须,目光有些呆。返回学院之后,他就忙着写《代数4、5》,再加上课程以及坑洞团的训练,完全没时间接收外面的消息。他赶紧让海德斯进屋,先坐下再慢慢说。“我最近忙着学习和考试,你都听到什么了,详细给我说说。”

    “法师协会对奈斯城事件做了个调查,出了个结论,认为飞空城颠倒过来以及快速上升的确是故障,但它能够最终平稳降落,正是飞空城的安全机制产生了作用。”海德斯翻了个白眼,表示他对这种说法充分的鄙视。“他们说,如果呆在城市建好的安全屋内,这次事故根本不会对他们的安全造成影响。因此……”

    海德斯在地上啐了一口,说道:“因此他们说自己跳下飞空城然后法术崩溃而摔死的那些人都是笨蛋。”

    “法师协会是这么说的?”

    “不是这个用词,但就是这么个意思!”海德斯捏紧了拳头,在大腿上重重一敲。“达贡,你听听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飞空城什么时候有了所谓安全屋,什么时候有这种提前的危机训练?还说那些人没有完成训练、私自用不正确的方法逃命,产生的结果也由他们自己承担。我查了,飞空城掉下去摔死的没一个是精灵。这精灵怎么就是不死呢?”

    “你的意思是,他们提前知道那座城市不安全,所以没安排精灵学员?”达贡对海德斯的阴谋论不置可否,他说道:“别忘了希洛艾教授也去了飞空城,差点也死在这次事故中。”

    “至少她不是计划和实施阴谋的人,这一点我还能分得清。既然是阴谋,那肯定不会让每一个精灵都参与,必然是一小撮人,一小撮最危险和邪恶的精灵计划的。”海德斯越来越笃定,他说道:“达贡,你一定要小心,也让希洛艾教授小心。那些人肯定不想见着你们好的。”

    “我会小心的。不过你也得小心。哦,对了,有个东西你用的上。”达贡一拍脑袋,然后从书桌下面拖出来一个箱子。木头箱子上满是鞋印,它显然被达贡用来垫脚了。

    箱子上有一把打开的锁,表面还有法师协会的标记。打开之后,里面是一个皮革包,用来捆缚的西丝绳已经解开并摊在一旁。达贡拆开皮革,从里面拿出一件银白色的金属锁子甲。它由极为细密的银色圆环勾连而成,在达贡手中仿佛丝绸一样轻薄绵软,摇晃起来也毫无声响。在这件短袖锁甲的领口处镶嵌着三枚指甲大小的钻石,它们持久散发着微弱的银色月光。

    “法师协会送来的,一件法师秘银甲,给你了。”达贡将锁子甲扔给海德斯,就像丢给他一个老旧的水袋。“穿上吧,这样你能更安全一些。”

    “这是秘银的?嘶,还真是!这是价值连城的宝物!你就这么扔给我了?”海德斯摇摇头,将秘银衫递回来,说道:“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我不穿这东西,它的防护面积太小,还不如我的内甲。我更喜欢重甲。你没看这东西就用来垫脚吗?箱子都比这锁链甲对我更有用。”达贡说道:“这件甲也就能防一防匕首、弓弩,还保不住脑袋。对于战士来说,手脚如果受伤,失去战斗力,就算护住心脏也是一个死,所以这东西说好也挺好,但是好不到哪儿去。法师协会说它不会影响施法,三颗钻石还能辅助法力循环,让其更加稳定。我的法力循环也不需要这东西辅助,没有比我更稳定的了。”

    “这倒也是,你的法力循环在奈斯城上也能用,就真的很神奇。”

    “这东西留在我这里没用,你穿上那叫废物利用。法师协会的东西,明确是给我的,我也不敢去卖。秘银,在精灵这里就和精金在咱们坚古族一样,那都是管制的材料。我敢卖,黑市反手就得把我给卖喽!”

    “呵呵,你可以把它卖给翰摩多姆,他有商队,对这东西肯定感兴趣。”

    “你觉得我好意思给他要钱吗?尤其是他给咱们准备了降落伞。你要是拉得下面子,那你去,我丢不了那人。海德斯,你就穿着吧,免得我整天还担心小偷啥的。”

    “那谢谢你了。我回去就穿上。”

    “你现在就穿上,至少让我看看穿上啥样。我试穿过一次,照了照镜子,觉得特别傻,一点也不符合咱们坚古族人的气质。我看你穿上,是不是也显傻的,那样我心里就平衡了。”

    “去你的吧,我回去才换,然后用衣服挡起来,才不给你看傻样子呢!”海德斯笑着说道:“你的意思我懂,藏好掖好别暴露,不管是盔甲还是想法。”

    “我是有这想法,可刚才的话里没这个意思啊!过度解读,过度解读!”达贡笑了一会儿,随即正色说道:“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多看多听少说话,尤其少打听。学院也不太平,不能放松但也不能把自己压死。哎,你还记得凯勒腾吗?”

    “哪能忘了他!那个啥都不教的草包精灵。诶,我好像回学院之后就没见过他。”

    “我听说他被自己家族抛弃,直接送到无限迷宫去了,不在那里待上一百年估计回不来。然后我还听说,就算那家伙一百年后回来了,他的家族估计也没影子了。”

    “精灵内部的家族争斗?都是一些破事。达贡,说这个干什么?”

    “精灵如果是敌人,那么敌人内部的情况不该搞清楚吗?我觉得精灵也不会全都对坚古族有谋害的意思,你呢也不要整天表现得对精灵特别抗拒、排斥。我听一个聪明的朋友说过:让朋友靠近自己,让自己靠近敌人。”

    海德斯仔细想了想,缓缓地点了点头。他说道:“你这个聪明的朋友就是你自己吧?达贡,你对朋友真好,不仅送防身的衣服,还送防身的主意。我懂了,你是让我不要表现出异常,要以平常的状态继续生活,这样能让我更安全一些。可是我忍不下这口气。”

    “你越隐忍,就越能帮助坚古族人,这就看你自己取舍了。在咱们坚古族同学里,你的法术水平是最好的,如果威胁来自法师协会,那你是最有可能接近那里的。总不能让我一个穿着重甲的家伙,提着猎首斧去找法师协会,敲门说:我来报到了,快来让我看看你们的计划和藏书!”

    “懂了,这事儿我干了。要是只为我,我肯定还是以自己的风格来做;但是为了坚古族,那个人风格就是个屁!”海德斯拍拍秘银链甲衫,说道:“我完全懂了。外面是精灵皮,里面是坚古心,你的意思我全都懂了。”

    “你绝对过度解读了——但意思的确是那么个意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