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绝世萌宝:天才娘亲帅炸了叶楚月夜墨寒 > 第1642章 叶三爷,我来杀你了

第1642章 叶三爷,我来杀你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1六42章叶三爷,我来杀你了

    虞微羽纵然心性过人,听到夜漠阴阳怪气的嘲讽之声,险些怒到当场变形了。

    “武陵将军。”

    韩谨出声打断了几人的针尖对麦芒,诚心问道:“灵火太阳,何在?”

    此番问题,登时引起了虞微羽、傅碧莲之流的注意力。

    灵火太阳,为何好端端的没了。

    夜漠抢在楚月的前面回答:“被域后大人和我们给炼化掉了。”

    众人震惊。

    夜漠又道:“域后大人她不仅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还聪明绝顶一个顶百,她带我们去了灵火的根源地,做出惊人之举。”

    楚月瞧着嘚瑟自豪的夜漠,心绪突然变得复杂了起来。

    小孩子,果然善变。

    突然的拍马屁,让她没了将其揍一顿的念头。

    韩谨闻言,眸光骤然亮起了一道光,懊恼自己不该不想去冒险,就损失了炼化灵火的机会。

    虞微羽瞳眸骤缩!

    竟然是灵火太阳的根源地!

    她怎么就没想到这一步棋!

    若是她早一步想到了,如今净化掉两千邪龙的屠龙勇士那就是她了!

    “诸位——”

    夜漠咧开嘴笑,绿眸闪烁着天真无邪的光泽:“昨夜诸位过得可好,昨晚在下被灵火照耀虽温暖,但净化邪龙幼崽太累,以至于至今还有些困乏,想来没有动静的诸位昨夜定是舒服度过,毕竟不需要去净化数千之多的邪龙,在下真后悔没跟随虞姑娘。”

    楚月、虞微羽两大阵营的人齐齐无语:“”

    傅碧莲快被气昏过去了。

    其他跟随虞微羽的少年,也都脸色难看。

    昨夜,可别提了。

    他们这些九洲的天才,都快要被冻死了。

    楚月摸了摸下巴,疑惑地看着口若悬河喋喋不休的夜漠,忽而惆怅了几分。

    这小子怎么跟一夕之间打通了任督二脉似得大变活人了?

    “继续净化邪龙吧。”

    楚月说完,便迈腿沿着锁链前行,并提醒道:“小重天凶险未知,行走于锁链之路务必小心!”

    “好,我来了。”夜漠连忙跟过来,丝毫不带犹豫的。

    楚月嘴角猛抽,风中凌乱。

    “武陵将军,且等等——”

    少女娇声忽响。

    楚月懒洋洋地回眸看去。

    江采儿小心翼翼地踏着锁链之路,带着自己域面的人,来到了楚月的身边。

    “将军,我想跟随你,与你并肩作战,请你收纳我们,我们愿与你生死与共!”江采儿激动地说。随后,冥霄云等各域面的人,全部都跟了过来,还有傅碧莲、韩谨之流混在其中。

    只留下虞微羽以及天域的人留在原地。

    冥霄云目光炽烈:“将军,冥域愿与将军团结一致,共度难关。”

    他们坚信着,楚月会收下他们。

    在面对难以预料的凶险时,只有凝聚力化作盾牌,才能抵挡住即将到来的暴风雪!

    楚月淡漠如霜的目光从他们身上游过。

    良久,才道:“时候不早了,诸位,请回吧。”

    “武陵将军,为什么?”江采儿说:“你难道是在计较之前我们没有选择你吗?少年英雄,武陵将军,慕府族长,我相信绝不会是小心眼之人。”

    楚月冷冽地看着她:“茫茫冰川,混沌小重天,危险不亚于百死一生,如你所说,确实是互相帮助的凝聚力比单打独斗要好许多,但尔虞我诈,互相嘲讽,两面三刀做墙头草,那并不是互相帮助,在将要发生的危险之中,我不想把最薄弱的后背,交给意志力最差的叛徒。

    本将所需要的,并非是将就得来滥竽充数的数量,而是有着相同目标信仰并且坚定不移去实现的志同道合者,这,才是凝聚之魂,而不是乌合之众组成的一盘散沙,莫说要经历暴风雪了,只怕连一阵微风的侵袭都挡不住。”

    说完,不再看江采儿裂开的神情,带着人行走在锁链之路。

    夜漠仔细回味着这一番话,眼睛之中崇拜的目光比太阳还要耀眼,快闪瞎了楚月。

    楚月看见这毛孩子就头疼,不由加快了步伐。

    夜漠屁颠屁颠跟上去,“域后大人,对不起,我以后误解你了,为了表达我的歉意,以后我会为你和殿下养老送终。”

    楚月:“”这孩子有完没完啊。

    神农空间的轩辕修已经笑得直捶大腿。

    楚月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躁郁地说:“快滚,否则我把你剁碎了喂狗。”

    夜漠全然听不懂言语中的凶悍,还如个好奇宝宝般问道:“域后大人,剁碎喂狗之前,我还有个问题。”

    “有屁快放。”

    楚月眉峰微抽,已经在暴躁和崩溃的边缘。

    夜漠问道:“他们都是各洲的天才,你为何不趁此机会卖个人情,拉拢她们?”

    楚月漠然地说:“你可有想过,如若没处理好,那便是欠各洲的?若收纳他们,我就需要对他们的生命负责,在没有绝对的把握和过命的交情之前,不要随便对别人的生命负责。人活在世,有许多身不由己,但有一条必须清楚,永远忠于自己足下的路,坚守住不能更改的原则,路,才能走得更远,且更久。”

    “嗷!”

    夜漠恍然大悟,掏出了个让楚月眼熟的小本本,开始记起来了这些大道理。

    楚月看见小本本,陡然怔住。

    感情抱枕在长安还是小狐狸时期用来记仇记账的小本本,是从少年这里批发的

    楚月无奈地揉揉眉心,走得速度更快了,恨不得立即离开夜漠。

    后方。

    江采儿、冥霄云、傅碧莲这些人在楚月那里吃了一鼻子的灰,只得如丧家犬灰溜溜地回到了虞微羽的身边了。

    “微羽,刚才那个”江采儿尴尬地说。

    “诸位能继续陪虞某并肩作战,虞某荣幸之至,还愿为诸位效劳。”虞微羽道。

    这群人立即围着虞微羽夸张地夸赞,以为虞微羽真的不计较。

    只是他们没有看到的是,虞微羽眼底泛起了扭曲狰狞的阴翳,如厉鬼般的眼神让这寒风更加瑟瑟!

    军机处。天凰夫人恨恨地望着千行神卷。

    眼底,杀意如风暴酝酿!

    好在,她做了两手准备。

    她就知道叶楚月的命没这么容易死,还是要她亲手来解决。

    与此同时,北洲大地,走来了一名背着银弓腰部挂着箭袋的赤足青年。

    青年的一双足,因走过酷暑寒冬山川河流,而鲜血淋漓。

    他望向帝都,森森一笑:

    叶三爷,我来杀你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