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仙侠小说 > 我当捕快那些年 > 第485章 不出意外的话,该出意外了

第485章 不出意外的话,该出意外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劫后余生的商人们,听到徐剑行这一声叫阵,吓得脸色惨白。

    “徐少侠,这么喊会把那些马贼引过来的!”

    徐剑行道:“我们此行目的,正是为了除掉他们。”

    什么追杀夜雨楼余孽,这些都是后话,现在的徐剑行,只想找到马贼,将他们一网打尽。

    段天德略带忧心道:“不妥。”

    徐剑行道:“什么不妥,段帮主在江湖上这么多年,若是几个马贼,几句话就被吓到,传出去会让江湖人笑掉大牙的!”

    范小刀来到商人面前,问:“那些马贼多少人,什么模样?”

    商人道:“抢劫我们的大约三四十人,头戴面具,身穿兽皮,披头散发,冲到人群中,见人就砍,见货就抢,就像是一群饿狼一样,将我们商队洗劫一空。”

    范小刀根据对方描述,判断应该不是天梁马贼的精锐。

    根据孙天海的情报,天梁马贼真正的精锐部队,是佩戴铠甲、手持弓弩的骑兵,而这些人很明显都是些杂牌军。

    徐剑行劝道,“段帮主,如今咱们都在一条战船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还请助我们一臂之力。”

    徐剑行自恃武功高强,可是架不住对方人多,如果再将黄河帮的三十人,还有商队雇佣来的保镖达官算进去,也足以跟对方有一战之力。段天德本想拒绝,可是现在的情况,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对方已经盯上了自己的财货,除非掉头回去,否则迟早都要面对天梁马贼。

    段天德心中暗叹。????????????????

    这是何苦来由,明明可以避免这一场恶战。

    但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上。

    徐剑行见黄河帮答应,信心倍增,他道,“若真遇到马贼,段帮主只需做好防守即可,攻城拔寨,追杀贼寇的事儿,交给我们。”

    段天德心道,这样最好不过。

    商人道:“我们可以带路。”

    范小刀打量了几个人一番,问道:“你们都已这样了,还是找个地方躲着为妙。难道还惦记着你们的财货?”

    商人道:“财货只是小事,破财免灾嘛,只是,我妹妹,我老婆,还有几个女眷,都被天梁马贼捉了去,若是不及时追上去,晚一点怕是要遭到对方的毒手了。唉!”

    一行人继续前行。

    往前走了二三里,看到一棵歪脖子枯树,远处看上去,红红绿绿,走到近前一看,上面挂满了女人的亵衣、内裤,上面还有一块白布,以朱砂写了几个歪歪斜斜的大字,“一点小礼物,请岭南剑派草包徐笑纳。”

    徐剑行见对方以女人的内衣来羞辱自己,当即发飙,一剑挥出,将那一棵歪脖子树砍为两截。

    又行了二三里,众人看到地上有一堆石块,堆砌成二尺多高,上面放着一颗骷髅头。

    范小刀明白,这些东西,是马贼划分势力范围的一种方式,叫做界碑,过了界碑,才算正式进入对方的地盘,这些界碑,有的用石碓、有的用树枝,但用骷髅当界碑,范小刀确是头一次见到。

    界碑下,放着一个香炉,上面点了三炷香,旁边有山楂、苹果、大馒头,旁边更又一堆烧过的黄纸。

    看香炉中的香支,才烧了一小节,很显然对方刚离开不久。

    地方有个灵牌,上面写着,岭南剑派徐剑行之牌位。

    还未见到马贼,对方就接二连三的侮辱徐剑行,这让原本就憋了一肚子火的徐剑行,更是火冒三丈,他纵马前行,一剑砍倒了石碓,又往前数步,喊道:“小爷徐剑行在此,天梁马贼出来受死!”

    声音传出很远。

    远处的山谷中,传来一阵阵回响。

    没有任何反应。

    在往前,便是天梁山。

    翻过天梁山,便是天梁城。

    天梁马贼,就在此山之中。

    放眼望去,荒野之中,四周一片空旷,哪里有天梁马贼的踪影?

    可是,从一路上的种种迹象表明,天梁马贼,就在商队的不远处,一直在暗中盯着他们。

    再行了没多久,空旷的荒野上,又出现了一排纸人,立在了路中央。

    纸人上,黑笔写了徐中农、徐元善、徐平东等三个人的名字,又用朱砂在名字上化了个红叉。

    徐中农,岭南剑派掌门人,岭南武林的头号人物。

    而其余几个人,都是徐剑行的祖父、曾祖父。

    不辱父母,不辱先人。

    这是徐剑行的底线,本来先前捉弄他的那些恶作剧,已十分拱火,这几个纸人一出现,徐剑行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明明知道对手是故意激怒自己,可是遇到这种情况,再冷静的人也会失去理智。

    砍了一剑,两剑,不在乎三剑、四剑。

    徐剑行运起内力,一剑凌空劈出,三个纸人,瞬间炸成了碎片。

    一道道黄烟,从纸人下涌出。

    徐剑行见状,喊道:“小心有毒!”

    可是提醒已经来不及,正义联盟的几个年轻人,距离徐剑行最近,已吸入了黄烟,顿时浑身瘫软,全身乏力,从马上坠落,跟在后面的商队,也传来一阵混乱声,只看到他们脚下,也都升起了黄烟。

    顷刻间,场间黄烟弥漫。

    绝大多数人,都已经中毒,浑身无力,瘫软坐在地上。

    到了最后,能够站立着的,只有徐剑行、林九日、范小刀、段天德、段云鹏等几个人。

    徐剑行是发现及时,及早屏息,躲过一劫。

    段天德的江湖经验丰富,早就看出来事有蹊跷,眼见不妙,以马尿打湿了毛巾,捂住口鼻,让段天德父子躲过了一劫。

    范小刀体内有极乐之毒,连朱蛤之毒都奈何不了他,更不用说这种低级的迷药。

    好在四周空旷,一阵风吹过,黄烟渐渐散去。

    一个马贼都没见到,整个商队已经丧失了战斗力。

    徐剑行大怒,道:“天梁马贼,有胆出来一战,只会用下毒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算什么英雄好汉?”

    依旧没人回答他。

    马贼也没有出现。

    仿佛他们就如落入狼群的猎物一般,群????????????????狼并不急于消灭猎物,而是用尽各种手段折磨他们,让他们陷入绝望之中,然后一举歼灭。

    一行人瘫在地上,到处都是呻吟声。

    还有些体质较差的人,直接昏迷过去。

    段天德道:“这种毒是天狼烟,以迷药与狼粪混合,以狼尿炮制晒干而成,吸入之后,中毒之人浑身瘫软,三个时辰内失去行动能力,现在已是正午,对方如此折腾我们,分明是想把我们困住,等到了夜晚再行动。”

    现在天寒地冻,到了夜间,怕是不用等到对方行动,光是低温,已足够将大多数人冻死。

    那山东商人挣扎着起身,道:“我们知道一个小路,可以绕过天梁帮的地盘。本来,我们就是准备走这条小路的,谁料马贼却提前出现。不过,却要多行三十多里。”

    眼下情况,多走三十里,也总比在这里耗着,任人宰割强上百倍。

    徐剑行却已红了眼,“不行,越是如此,我偏要与之一战!”

    可是这么多人的性命,谁又能将就于他?

    就连正义侠客联盟的几个中毒之人,也产生了分歧,此下形势反转,若强撑下去,谁也讨不到好处。

    这一战,他们几个准备认栽。

    徐剑行见众人都一致同意绕小路,也只得低下头来。

    又过了半个时辰,众人体内毒素,已经散去了一些,他们虽然没有力气,但却已可以行走,一些武功高强的人,已经用内力将体内毒素逼出了体外。马贼也是托大,若是刚才中毒之时,一起杀过来,那时候他们毫无还手之力。

    他们听从了山东商人的建议,在一个当地人的带领下,又返回了先断桥处,放弃官路,从另一条小路,绕行过去。

    不过,行了一个多时辰,众人又开始后悔,向导说绕路多出三十里路,可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三十里路都是山路。人行尚且能对付,但是高低起伏、崎岖坎坷的小路,载满货物的马车,却是走得十分困难。

    等到傍晚时分,才行了五六里。

    众人中毒之后,本来身体就羸弱,现在一番颠簸,有些人更是疲惫,甚至上吐下泻起来。

    向导道:“现在天色已晚,看来今夜要在山中过夜。我知道前方不远处,有个山洞,我们可以在里面对付一夜,等到天亮后,再出发也不迟。”

    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商队一行人,也只得照做。

    徐剑行只觉得窝囊,不满道:“若是强行闯关,没准现在已经抵达天梁城了。”

    范小刀道:“也有可能抵达天梁帮了。”

    徐剑行道,“你什么意思,是信不过我了?”

    范小刀道:“不是信不过,而是根本不信。”

    锵!

    长剑出鞘。

    徐剑行一肚子火,正愁没地方发泄,听到范小刀出言嘲讽,忍不住拔出了长剑,想要教训他一番。范小刀向后退了几步,转身就走,徐剑行不依不饶,“姓范的,我已经看不惯你很久了。”

    范小刀头也不回,“看不惯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几?”

    徐剑行挥剑便刺,却被其他人拦住。

    “现在是关键时期,大家只有团结一心,才能渡过难关,敌人未到,我们先行内斗起来,怕是正中了对方计谋!”

    靠着天梁山脚而行,终于抵达山洞。

    十几丈纵身,不但可以容纳众人,连车马也都可以拉入山洞之中。

    看到天梁马贼并没有追来,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好好休养生息,等明日恢复体力,赶紧想办法离开这个鬼地方。

    据向导所说,这个山洞是山中猎户打猎时用来歇脚之处,山中有干柴,不远处还有个水塘,只是水面上已经结冰,可以凿冰取水。夜色已深,众人开始生火做饭,三五个一伙,烧上开水,围在一起烤火。

    几个车队首领,都聚在一起,商议明日的行进路线。

    范小刀虽不在受邀之列,但山洞就这么大,他坐在不远处,也算是半个列席人员。

    今日虽然遇到了波折,但好在马贼们并没有出手,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起初,他们都有些责怪徐剑行行事鲁莽,可是现在又要仰仗他们的武功,也不敢表现的太过分。徐剑行则表现的不屑一顾,什么狗屁天梁马贼,不过是耍赖玩阴的狗屁玩意儿,要是再遇到他们,老子一剑一个,两剑一双,都给砍瓜切菜了!

    向导用树枝画出了天梁山一带的地形图,又用石头做了一个沙盘,虽然有些简陋,一眼看上去却也明了。天梁马贼一般都是潜伏在大道之上,像这条小路,除了当地人,很少人走,一般也????????????????不会在这里设埋伏。

    向导指着沙盘,对众人道:“现在日头短,明日天一亮出发,若是连日赶路,可以在傍晚时分翻过天梁山,再在山阴下住一夜,后天再行一日,不出意外的话,日落之前,可抵达天梁城。”

    本来一天的路,一绕路,结果成了三天。

    虽然有些绕路,但胜在安全。

    众人也都松了口气。

    范小刀却道:“不出意外的话,该出意外了。”

    徐剑行瞪了他一眼,“你什么意思?”

    范小刀指了指山洞外,有人喊道,“下雪了!”

    众人来到山洞口,只见鹅毛大的雪花,从天空中缓缓飘落。

    山洞内一片死寂。

    行路最怕雨雪天。

    关键他们现在还在马贼的地盘之内,这一场大雪之后,路更难走,他们怕是要被困在这里了。

    众人纷纷望向段天德,“现在该怎么办?”

    段天德沉吟道:“其实,还有一个选择。”

    “什么选择?”

    “明日一早,原路返回,退回到车马驿,等天色转好,我们再行上路,虽然迟了一些,但好歹能保全人和货物的安全。”

    众人也都陷入纠结之中。

    段天德的这个提议,当下来说,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看这雪势,再下上一夜的雪,泥泞之中赶路,想要从小路翻过天梁山,无异于痴人说梦。

    段云鹏此时却道:“也不一定。现在正是大雪夜,我想马贼们也不会在这种鬼天气下行凶吧?若我们出其不意,折返回去,连夜赶路,官道宽敞,可以跑马,说不定能在天亮前,或者雪停之前,越过马贼的地盘。”

    这一招,众人连呼妙计。

    是啊,马贼行事,也得看黄历不是?

    谁又能想到,他们会连夜赶路呢?

    段云鸿也朝段云鹏竖起了大拇指,“大哥是怎么想到这个办法的?”

    段云鹏道:“我也是受到了诸葛亮六出祁山,瞒天过海的启发。”

    也有人提出了顾虑,“若对方有人盯梢,发现了咱们踪迹呢?”

    徐剑行道:“要战,那便战!”

    众人对这一建议争执不下,最后还是投票决定,段云鹏的计策虽然冒险,但是值得一试,总比困在这里等死要好。

    想到此,商队连传下命令,吃饱喝足,准备好热水,连夜赶路,要来一个偷渡天梁山!

    一行人将马重新套好,准备折返回去。

    果然,正如范小刀所说,不出意外的话,该出意外了。

    山顶上传来一声爆炸。

    紧接着,传来地动山摇声。

    一块块巨石,从山顶之上滑落。

    众人躲在山洞中,看着巨石夹杂着呼啸声,翻滚着,落在了眼前,半炷香后,声音渐小。等出去查看,山洞外,来时的路,到处都是巨坑,来时的路,已经被山顶滑落的石头,彻底封死。

    众人已是退无可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