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八零甜妻萌宝宝 > 第909章 她一定很难过

第909章 她一定很难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可见这女的心也狠,嫁过来什么也没挣,还把宋家的房子赔出去了。

    不过也是啊,如果不狠,当年也做不出拐卖继子这等禽兽不如的事来。

    宋世成当然不愿意卖房,卖了一家人住哪儿去?

    女的就抱着小儿子威胁他,不给她还债就带着儿子跳河,让宋家断子绝孙。

    宋世成看着哇哇哭的小儿子,心软了。

    女的趁势劝他:“卖了房,还了债,不还余下十几万块吗?我们去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重新开始。南城怎么样?深城听说也不错,遍地都是赚钱的机会。去了的哪个不是穿金戴银的回来?以后我一定老老实实工作,争取早日把赔出去的钱挣回来,你信我一次……”

    男人听得心动了。

    本来就没多少本事,要手艺没手艺,要口才没口才,坐过牢,想在本地找到好工作的机会更加渺茫。

    愿意雇他的不是累得一般人受不了、就是钱少没人愿意干的工种。看到很多去南城、深城做生意的都发达了,说不定还真是个翻身机会。

    夫妻俩终于达成一致,决定卖房!

    陆夫人以外地人来省城定居的身份,和他们讨价还价。

    女的急于卖出去,心知四十万确实高了,自动降到了三十五万。

    陆夫人佯装犹豫:“我先前去看的一座小院,比你们的要宽敞,屋子里头也比你们新多了,还留了不少家具,讨价也只要三十五万。我若和他们还还价,再便宜个几千一万的应该没问题……”

    女人生怕他们折回去买别家的院子,牙一咬:“三十四万!不能再低了!”

    “三十三万吧!”陆夫人眉一皱,“四这个数字太不吉利了,我还想活到九十九抱宝贝曾孙呢!”

    “三十三万八千!”

    陆夫人:“三八三八,像是在骂人!”

    “三十三万六千!不能再低了!”女人再不肯往下降。

    二十万块还债,剩下的还要去深城租房子做生意呢!

    陆夫人见差不多了,和老伴对了个眼神:“老伴,你觉得呢?要不等儿子来了让他看看再做决定?”

    “哎呀别看了,再看我还是这个价!不能再低了,怎么说也有三间正房、前后院,要不是离闹市区远了些,何止只卖这个价!怎么说也是省城的房子……”女的一个劲地劝他们买,“你们要是今天付清房款,我把家具全部留给你们!”

    家具?

    陆夫人想到了庄毅的生母,以他后妈的好吃懒做,不可能给家里添许多新家具,所以这一屋子的家具,大部分应该还是庄毅生母置办的嫁妆。

    “www.00kxs.com那好吧!”陆夫人假装被说动,“那你们陪我们去过户吧。”

    就这样,一天就把宋家的房子买到了手。

    宋世成一家不知是担心买主后悔,还是另外还有债主,总之交了钥匙,当天晚上就离开了省城,南下去深城寻找翻身机会了。

    “这样也好,省的以后再有牵扯。”徐随珠摩挲了一下婆婆交到她手上的钥匙,递给庄毅,“想不想去看看?说不定屋子里还有你妈妈留下的东西。”

    庄毅的眼睛亮了一下。

    徐随珠笑起来:“姨陪你去好不好?要是有你妈妈留下的贵重东西,咱们带回家保管。”

    “好啊好啊!”没等庄毅回答,小包子先蹦起来:“我们去毅哥家!”

    于是,原定次日去珍轩阁的,改成了去明阳路的老城区。

    十一二年房龄的屋子,照理不算太旧,可因为原屋主太懒,导致屋里屋外都脏兮兮的,灶房更是黑逡逡得像煤场。

    索性邵教授等人来过一次了,有先见之明,这趟来特地带了两个清洁工过来。饶是如此,也搞了半天才把三间屋子收拾干净。

    明显是那一家的东西,都清了出去。

    倒是灶房角落,一口铺着旧门板搁杂物、暗红色油漆早已剥落的大箱子,里头有不少像是庄毅妈妈的遗物,其中一个裹着旧衣服的包袱,底下竟还压着一帧镶着木框的黑白照。

    抱着他妈妈的遗照,庄毅哭了个稀里哗啦。

    这是大伙儿第一次见这孩子哭得这么伤心,当年被他后妈欺负、差点被人贩子拐走,都不曾这般放声痛哭,闻者落泪,都跟着红了眼眶。

    小包子从大人们口里得知,黑白照片里的这个温柔浅笑的女人,正是他毅哥的亲妈,一把抱住庄毅,跟着嚎啕哭起来。

    庄毅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脸上挂着泪痕、打着哭嗝懵逼兮兮地问:“小、小昱你哭什么呀?”

    “你妈妈当时一定很难过。”

    “???”

    “你看她都没钱拍彩色照片。”小包子边哭边说,“姑婆家的老阿太也只有黑白照,姑婆说她老可怜了,活了一辈子连张彩色照都没钱拍。”

    “……”

    这下哪还哭得出来啊。

    庄毅用力揉了揉小包子的脑袋,把后者揉得直抗议:“毅哥,你别老揉我的头呀,发型都乱了!”

    “你才几岁,要什么发型!”庄毅这下是彻底哭不出来了,挂着泪痕边笑边用力揉着弟弟的头发,心里默默说道:妈妈你在天堂看到了吗?我现在很好,很幸福!有这样可爱的弟弟,有无私关心我、爱护我的叔叔阿姨。我以后会赚很多钱,报答叔叔阿姨、爷爷奶奶、姑公姑婆……还给妈妈你盖一座新房,如果可以,我还要给你洗一张很大的彩色照片……

    小包子这边护着脑袋瓜子不停跳脚:“傅叔叔说的,头可断,发型不可乱!”

    “傅叔叔逗你的。”

    “……”

    看着小包子把哭成泪人儿的庄毅逗笑,大伙儿齐齐松了一口气。

    这时,李韬来电话了:“我说傅老板,你们究竟去哪儿了?真不来我这里了?枉我一大早赶到店里,早饭也没吃,就等着给你们惊喜。”

    “好了好了,这边结束了,这就过去。”傅总一手抱闺女,一手握手机,得意时还不忘扭两下小蛮腰,“美酒美食搞起来!有个喜事一会儿跟你说,今儿咱要好好庆祝一下,不醉不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