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斗罗之以剑改命 > 第九十八章 糖葫芦中的记忆

第九十八章 糖葫芦中的记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两天转眼即过。

    在这个满城欢腾的日子中,刀锋再次打扮成了那个普通姑娘。

    不起眼的灰色衣裙,普通到了极点的容貌,丢进人海中那就是瞬间被吞没的命。

    看着镜中的自己,刀锋满意的点点头。

    最完美的伪装自然应该最不起眼,甚至暴露了也让人查无可查。

    戴个大墨镜,梳个大背头,那是要闹哪样?那不过是话剧为了视觉效果不得已做出的妥协罢了。

    这两天他可不是除了去视察当地的风土人情外啥也没干。他还没没有心大到那种程度。

    为了应付可能到来的意外情况,他可是特意动用那珍贵的地狱火辣椒,配置了一瓶强力的辣椒喷雾,里面甚至还加入了一点点升天花!

    这一点升天花绝对是点睛之笔。

    具体效果就等刀锋对着敌人刷的来那么一下了。

    收拾好可能用上的一切装备后,刀锋带着期待与不怀好意出发了。

    这一天,街道之上热闹了好几个级别,人来人往的甚至显得有些拥挤。

    看来这光明祭典在这萝卜城中还是很有影响力的。

    远处一支游行队伍向刀锋这边而来。

    这是光明祭典的重要一环,带着光明神的雕像游行,将光明传播给世人。

    身披银白重甲的骑士在前方开路,而身着亮银色的战甲,手持银白色战矛的护卫守卫左右,中间是一辆由十六匹通体雪白的战马拉着的豪华车驾,其上是一尊由白玉雕琢而成的天使雕像。

    他(她)的脸容模糊不清,身材也看不太出是前凸后翘还是别的什么,唯独那十二只圣洁的羽翼夺目非常。

    刀锋见过这个模样的雕像,一个是书上,那是纸质的。而实体的就在这黎明之城中武魂殿分殿前方广场正中央。

    他有些好奇,为什么天使一族的雕像会出现在斗罗大陆,甚至还被人族供奉起来。

    要知道在人族的星域范围内,他们可是早就被杀绝种了。

    而且星盟如今依旧对天使等高危种族保持着最高警惕。

    其一旦出现,只要是人族发现了,不论是上报或是斩杀,只要证明属实,相关人员都会立即获得丰厚的奖励。

    对那些逃走的天使或别的危险种,不管其在星域的任何区域、任何角落,都会立即有大批的人族高手组队前往灭杀,以确保万无一失。

    不过这里连人造抹灭法则都出现了,出现个危险的天使一族倒也不奇怪。

    只是这里竟还有活人存在,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看来那位留下抹灭法则的人族长生镜强者所图甚大呢。”

    对方想要做什么刀锋大概猜到了一些,他还挺希望这位前辈的计划能成功的。

    毕竟这关乎整个人族存亡,也关乎他的存亡。

    不过嘛,现在可不是操这闲心的时候,就他现在这点可怜的实力说出去那是要笑死人的。

    “光明神与我等同在!”

    人群沸腾。

    刀锋没兴趣鸟这光明神,待这游行的队伍离去后,刀锋向着与其完全方向相反的方向而去。

    那里是今天萝卜城最热闹的地方——武魂殿分殿。

    那里对他而言算是一个小型宝藏。那种开箱子的快感——真是令人陶醉!

    他接下来要做的很明确,拿到生命源石,买点土特产什么的,然后准备快马加鞭千万星斗大森林去获取他的第三魂环。

    是的,一如如你们所料,他早就突破到三十级了。按理说他应该第一时间去获取魂环,但事有轻重先后之分,所以他来了这萝卜城啃萝卜。

    走着走着,本准备向着武魂殿分殿而去的刀锋突然改变了行进路线,向着偏僻的区域而去。

    “竟然被跟踪了,有意思。但却没有恶意,难道是个有分寸的怪叔叔?”刀锋舔着以萝卜为主干的糖葫芦这般想着。

    他身后远些,确实有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尾随。

    “爸爸,快点啦!”一个如洋娃娃般精致的小女孩边跑边扭过头对着一个身着黑色礼服,气质儒雅的中年男人催促道。

    “小雅看路!”

    小女孩在其惊呼中已经撞在了一位身着灰色衣裙,舔着糖葫芦的姑娘身上。

    “哎呀!”

    刀锋一把拉住就要被弹飞的小女孩。

    要不是为了避免被后面那个怪叔叔发现他身怀绝技,这小姑娘能轻易撞上他?

    开什么国际玩笑呢?

    嗯,手感不错。

    刀锋蹲在地上捏着人家小姑娘的小脸蛋:“小妹妹,走路的时候要小心些知道了吗。”

    “猪到了!”由于嘟嘟的小脸正被刀锋狠狠蹂躏,所以说话有些模糊不清。

    “这位姑娘,实在是不好意思。”加快了脚步到来的儒雅中年人看到这小姑娘正揉捏自家小宝贝的脸蛋嘴角不由一抽,但是还有彬彬有礼的致歉。

    刀锋姑娘笑着用温婉柔和的声音道:“没事没事,小妹妹,让哥……姐姐再捏捏你的小脸蛋。”

    看着这姑娘一脸陶醉的表情儒雅中年人嘴角又是一抽。

    不过也心生几分自豪——你看自家小宝贝把人家姑娘给迷的!

    ……

    “小妹妹,下次一定还要撞在姐姐身上哦!”

    刀锋姑娘对那小姑娘笑着挥手。

    那小姑娘捂着被捏的微微粉红的嘟嘟小脸蛋躲在儒雅中年人身后,怕怕的道:“不要!”

    中年人不由一笑。

    告别了小姑娘,刀锋继续舔着糖葫芦向着渐渐偏僻处而去。

    身后跟踪他的那人很有耐心,就是在技术上显得有些业余。

    不过也难怪,一般的怪叔叔中除了少数老手,其他哪有什么技术可言?大都是些被欲望控制了身体的垃圾罢了。

    待会就给他好好上一课,至于是死是活就看他的表现了。

    在刀锋的感知中这是一个毫无威胁的渣渣,他刀某人很淡定从容。

    后面的那人影觉得有些奇怪,周围的人越来越稀疏了。

    ……

    转角处总是充满着未知的危险。

    跟踪刀锋姑娘的那个怪叔叔,也不是怪叔叔吧,是怪哥哥,也感受到了。

    在其刚偷偷摸摸的转弯时,忽然遭到了袭击,可怕的袭击!

    刀锋在其猝不及防间给他的腹部来了一下,当其再次抬起头时刀锋已经绕到他身后。

    一手揽着他的腰部,一手持剑驾在其脖子上。

    锋利的刃口轻轻划破了他的肌肤,对刀锋而言在这个角度要杀掉他轻而易举。

    “小哥哥,你跟踪人家是想对做什么坏坏的事吗?”

    刀锋贴着这年轻人的耳垂道。

    这个年轻人这才回了神。

    他,寒问,堂堂一位三十二级战魂师,武魂殿分殿第七分队的小队长,被分殿主看好的重点人才,竟在便衣巡逻中被一个姑娘轻松拿下了?

    拿下了?!

    哈哈哈,这一定是在做梦吧?

    是吧?哈哈……

    “小哥哥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寒问的耳边,温柔的女性声音传入。

    就是那温热的气息都是如此清晰可感。

    但是脖子上的利刃却已加大了几分力度下压,只要轻轻一拉……

    “姑娘请不要误会,我并无恶意。”略显冷淡的年轻声音自其口中发出。

    刀锋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

    “小哥哥的声音好熟悉呀,我们见过吗?”

    “姑娘好记性,我是前天在武魂殿与你交谈的那个守卫。”

    “哦!原来是守卫大哥啊!只是你为什么跟着人家呢?人家还以为你想对人家做些羞人的事呢,好怕怕的说。”

    寒问:我觉得你不太像怕怕的样子。

    “姑娘请不要误会,我这是在便衣巡逻中,以防止有不轨分子破坏光明祭典。见到姑娘时一下子忍不住便跟了上来。”

    刀锋姑娘表示很受伤,他还自认为他的伪装是完美的呢。

    没想到随便一个便衣巡逻都能看破他的伪装。

    感觉人生一下子黯淡无光。

    “人家长得就那么像不轨份子吗?”

    “不,不,姑娘请不要误会。我不是说你像不轨分子。只是……你和在下的妹妹很相像,我这才不由自主的跟了过来。”寒问连忙解释,这慌乱与他的形象气质非常不符合。

    “原来是这样啊,人家怎么可能像不轨分子嘛!”刀锋姑娘笑着将寒问退开远离自己。

    寒问:现在我倒是觉得你挺像不轨分子了。

    寒问身着一套便衣……便个鬼呀!那一身蓝色的战斗服。

    其身材高大壮硕,长着一张冰块脸,发型很酷,双眼之中一片冷漠。

    走在街道回头率是很高的那种类型。

    刀锋知道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霸道总裁了,话说霸道总裁是个什么玩意?

    算了,那不重要。

    “护卫大哥可不许再跟着人家,人家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但好歹也是个女孩子。被一个男人这样跟踪还是会很害怕的。”

    寒问点点头,自己一个大男人这么跟着人家姑娘确实很不像话。

    她也很困扰吧?

    等等,她刚才是不是在开头说了什么很重要的话,而且自己还点头了。

    “那个,我不是那个意思,姑娘你长得明明很好看呀!”

    寒问连忙补充解释。

    刀锋姑娘笑道:“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不过我要走了,还有事情要办呢。”

    说完他转身就要离去。

    而寒问已经看呆了,他妹妹笑起来也是这么温柔好看。

    待到刀锋消失在转角处时他猛然回过神,迅速跟上。

    “我叫寒问,不知姑娘可否告知芳名!”

    回头瞄了一眼那个冰块脸跟屁虫,这家伙把周围行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

    刀锋很无奈,不是都叫你不要跟过来了吗?咋这么不听劝呢!你不知道我正准备进入你们武魂殿偷偷拿点东西吗?!

    你这么跟着是要逼我砍死你?

    他舔了口糖葫芦后想到了一个好名字。

    “我叫小甜甜。”

    寒问的冰块脸微微一僵,这也太敷衍了吧?

    ……

    花了好大一番力气刀锋才把这个武魂殿的护卫哄走。

    他现在可是要去人家大本营搞事情的,哪里能在身边带上这么个定时炸弹?

    寒问拿着一串糖葫芦,这是刀锋对他拳打脚踢赶他走前塞给他的临别赠礼。

    他看着手中的糖葫芦不由露出了一丝笑意,不由回想起过往与妹妹相依为命的日子。

    他妹妹活着的时候也很喜欢吃糖葫芦呢。

    他们是孤儿,家里很穷。

    哪有家?就是穷吧。

    那时两兄妹老看着别的孩子舔着糖葫芦流口水,很想吃,但真的吃不起。

    有一回买糖葫芦的老板过来给了他们一串糖葫芦。他想吃,但他知道不能领,父亲死前曾对他说过要有尊严的活下去。

    他想拒绝,但是看着瘦弱的妹妹流着口水,眼中满着渴望,他最终选择了接过。

    妹妹吃的很开心。

    “哥哥,你怎么不吃?很甜的!”

    “哥哥不喜欢吃糖葫芦。”

    看着她的笑容,他发誓以后一定要让他天天吃糖葫芦。

    最困难的日子中吃糖葫芦的记忆屈指可数,但皆历历在目。

    另一回是帮村子里的木匠大叔打下手,那天木匠大叔很高兴,大叔说是做了笔大买卖,所以给了他好几倍的工钱。

    他知道的,哪有什么大买卖,店里的的生意冷淡的苍蝇都没几个。

    只不过是到了年节,大叔他心善,想要给他多些钱过个年节。但又怕直接给他他不接受,所以特意找个理由给他加工钱罢了。

    他知道的,也一直记着这份恩情。

    那天他给妹妹买了两串糖葫芦,他那时惊喜的笑容他永远忘不了。

    情况的好转是在他成为一位十级的魂师之后。

    依靠这武魂殿的补贴,他与妹妹终于从困境中走出,那年他九岁。

    三年后妹妹病死。

    医生说是长期营养不良外加寒气入体坏了根基,而后也一直没有及时疗养。

    契机一到,爆发时便能要人性命。

    怪不得她一直体弱多病。

    还总笑着与他说没事……没个屁!笨蛋!

    寒问站在街道上舔了口糖葫芦,真甜呢。

    眼泪一时竟不争气的流下。

    他几乎不哭的,因为父亲死前最后对他说:你是个男子汉,不能哭,要坚强,要照顾好……妹妹。

    他哭着答应了,但却没有实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