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鲛人弟弟又咬我了 > 第273章 和林微绪一起睡

第273章 和林微绪一起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林微绪身上的味道很淡,又很好闻。

    他的手按在她略微凹陷的的脊椎轻轻下滑。

    觉得林微绪的身体仍然单薄,但是又一如既往让他爱不释手。

    拂苏把额头抵在林微绪的颈窝处,隔着半落不落的衣襟,轻而慢地吻了两下。

    同时手沿着她的腰侧颇有些恣肆的勾勒,把她的每一寸形体弧度清清楚楚的触碰,并且无比知道,也只有他这样碰过林微绪。

    拂苏一边想着,搂紧了林微绪的腰,忍不住把林微绪的衣衫扯弄得很乱,但这样亲了一会,又觉得哪里都很不对。

    不管如何的吻,都没有林微绪给他的回应。

    像过去那样,给他回应。

    林微绪也不可能会给他回应,一旦林微绪醒了,他会连这样的拥抱都将被收缴……

    清楚的意识到这点以后,拂苏很没有安全感的贪图抱在怀里的温软。

    尽管已经有了反应,却仍然克制着不让自己再继续往下,怕到时候会连这点温存都将消失殆尽。

    带着些许的乖张,拂苏把林微绪圈在属于他个人的领域里,和林微绪一起睡。

    临近天亮之时,拂苏提前醒了过来。

    拂苏想到林微绪昨夜说的那些话,知道林微绪醒过来并不会高兴看到他在这,只得小心翼翼放开了她。

    然后,从床榻起来之前,终于是收回了按在她侧手腕的手指,他低着头,气质冷肃,盯着林微绪的睡容。

    他似乎仍然不太能够明白,林微绪为何到现在还不肯原谅他。

    拂苏骨子里是恶劣的,好几次,他甚至想把林微绪据为己有,不让林微绪和外界任何人接触,也不让任何人看一眼林微绪。

    但每次一旦冒出这样病态的念头,拂苏会竭尽全力克制住自己。

    因为林微绪不喜欢。

    他一点也不想加剧林微绪对他的不喜欢。

    拂苏觉得这样能有这样的想法,已经算是一种进步。

    如果林微绪知道他能克制住那份坏意没有让自己真的那样做,林微绪是不是就不会对他那样生气了?

    于是,拂苏擅自决定代替林微绪给自己一点奖励,拂苏低眸多看了林微绪一会,又不太能忍得住的,俯下了脸,轻轻碰了碰她上唇的柔软唇珠。

    拂苏自认为自己有在改好,只是林微绪现在还不肯相信而已。

    拂苏沉默的坐在床侧,就这样守在林微绪身旁,直至外头雾气散去,快要临近清晨,拂苏这才不得不起身离开。

    而在这日,小儿私塾的对面街铺,正好对着一处环境雅致的茶楼。

    身上穿戴着各种玲珑珠饰,蒙着一层鲛绡面纱的红衣女子倚靠在茶楼二楼的窗台前,好整以暇的垂着一双深邃艳丽的异族美眸,看着对面停下的马车。

    不多时,是一个小孩被护送下了马车,小孩看起来还特别特别小,穿了一身小小的学子服,转头过去之前,有看到小家伙精致漂亮的眉目轮廓,小家伙背着可可爱爱的绒毛背包,一步一步走进私塾里头。

    直至小家伙的身影从视线里消失,红衣女子这才挑了挑眉,敛回眸,慢悠悠地喝了一口杯盏摇曳的酒液。

    尔后放下了杯盏,手腕上的铃铛手链随着动作轻轻撞出悦耳的叮咚声,红衣女子转身离开了茶楼。

    ·

    晌午过后,许白把宁殷请到了镇南侯府上。

    宁殷本来是不愿跑这一趟的,毕竟他一直以来就不爱跑到京城这边过来,只是从许白口中得知林微绪眼睛受了伤,宁殷到底是放心不下,这才不得不来了京城。

    到了镇南侯府以后,迟映寒亲自出来迎接,宁殷看了他一眼问道,“微绪人呢?”

    “微微在庭院里边,她眼睛最近受了伤,我没让她过来。”

    宁殷欲言又止,但没见到林微绪之前,到底是没有直言什么不该说的话。

    到了庭院那边以后,宁殷一看到林微绪那状态就知道林微绪不对劲了。

    尽管林微绪自己跟个没事人似的坐在那喝茶等人,但明显气色不佳,看人的眸色也绝非只是受了伤这样简单。

    但是,林微绪在听到宁殷过来的脚步声以后,并没有给宁殷开口问她话的机会,直接在宁殷开口之前出了声,“你先去看一下老侯爷。”

    宁殷顿了一下,朝面不改色的林微绪投去“一会再找你算账”的眼神,这才跟着迟映寒先去看镇南老候爷了。

    宁殷也并非什么能够起死回生的神医,他看过镇南老候爷的伤势后,很直接告诉了迟映寒不乐观的讯息,镇南老候爷情况挺危险的。

    不过为了让迟映寒稍稍放心一点,宁殷还是给镇南老侯爷喂服了续命丹药,并且给开了几副药,“这两日先喝这几副药看看,若是镇南老候爷能在这几日内醒过来,到时你再差人找我过来。”

    宁殷说着,把开的药方递给迟映寒,让迟映寒现在就去抓药。

    迟映寒当即就让底下人按照宁殷给的药方去抓药了,之后回到了庭堂里,宁殷直接说有事要跟林微绪谈,不等迟映寒说什么,林微绪就站了起来说,“正好国师府里还有一堆事没处理,回府再说吧。”

    迟映寒也知道因为他的事情,这两日耽搁了林微绪不少时间,便让人准备了马车,亲自送她出府。

    一出了府,林微绪就拦住了迟映寒,跟他说:“好了,你回去看着老侯爷吧,南部那边的状况我也会帮你盯着,你自己不要多想,有什么状况再派人过来知会我一声。”

    迟映寒深深看着林微绪许久,终于应了一声“好”。

    林微绪也没让宁殷扶,自己兀自坐上马车,驱车回府了。

    一路上,林微绪不是感觉不到宁殷有话要说,但还是打断了他的思绪,“回府再说。”

    等回到国师府沐园的书阁里,林微绪坐下来抿了几口茶,休整了片刻,总算把她中了流光箭前后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宁殷。

    包括……拂苏尚存于世,并且把护心鳞给了她两年的事情。

    宁殷听完林微绪阐述的这一切后,缓缓地深吸一口气,倏然上前把林微绪手里的茶杯夺走,狠狠瞪她:“林微绪你是不是傻啊,他欺你骗你那么多回,就算是把护心鳞给你了又如何,你干嘛还给他?”。

    (应该还有更更,继续投票票呀!月票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