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灵契之主 > 第四百一十五章 以此称之为强者

第四百一十五章 以此称之为强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你个小崽子,胆敢踩我怪人岭的人?”

    袁岭主见隆随宏归来,上前就要出手,身边更是有暴雪来袭。可这股暴雪只能扰乱他身边的人,令丐帮洪帮主一阵作抖,令下人们都变了脸色。可无半片雪花冲到隆随宏身上,他只是自顾自的走,头都未扭。因为他知道,教员会拦住这条疯狗。

    走到夏萧他们身边,在他们皆表示做得不错时,袁岭主吼道;

    “小崽子,怎么不说话?”

    隆随宏看向他,淡淡道:

    “说什么?”

    “你总得给我一个交代!”

    高政被抬下去了,夫谷主跟着,想着最佳的医疗方法。袁岭主这才有在这闹的闲心,可隆随宏语气平淡,将自己身后的势力搬了出来。

    “想要交代的话,去找冒险者工会吧!它从小教我,狗咬我一口,我就要杀了狗吃肉。”

    这话太过直接,令任殿主刚想说话,可又憋了回去,但又放弃沉默,道:

    “戾气这么大,如何在大荒生存?”

    “无论是现在的学院和冒险者工会,都足够我生存,这个问题,应该由你们考虑。你们本能平平淡淡的继续发展自己的势力,可总是将没落的原因归咎于我们。若是学院想,根本不用这么麻烦,直接将你们毁灭就好。你们也该庆幸,若你们的挑衅对象是冒险者工会,现在已消失在大荒的历史中。毕竟你们五方势力,加起来也就两千人,不值一提。可学院看重的,正是你们于历史中的沉淀,况且学院已很尊重你们,只是你们自己没管教好自己的弟子。否则今日,还能让让你们。”

    “我们不稀罕!”

    任殿主甩袖坐下,以不再直视这种办法表达自己的轻蔑。

    “你是冒险者工会的少会长,确实厉害,可还跑到学院去,真是丢人!”

    “我们冒险者工会承认学院的教育,因此派我来学习。我们起码懂得承认他人的长处,以此弥补自己的短处。可你们,似乎只会倚老卖老,没落的数千年里,可曾改变过自己的修行方式?你们只是在闭门造车,不愿承认自己不如当年。还有,他打我学院人可以,我以同样的方式打他就不行?”

    “你不觉得这样太幼稚?简直像刚入学堂的毛头小子做出的事。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说的倒好,其实就是心眼小,报复心重!我们都是一样的人,学院也并非多高尚,教出的你们,和我们的弟子有何不同?”

    “不同之处还是有的。”

    隆随宏看向夏萧,这次他开了口,又有好玩的了。

    “那你说,有何不同?”

    袁岭主喝罢,夏萧含起一丝邪魅的笑。

    “如果我们总以相同的方式还回,确实有些不妥,显得我们不够大气。所以我准备以更狠的方式偿还,这样是否就有不同?”

    夏萧看向袁岭主,看向一旁的高勇。后者的实力和他相差很多,此时有些站不稳脚,上一刻他还义愤填膺,可夏萧开口,他不禁担心起自己的处境。这场比试,他知道自己近乎稳输,可项起作为任殿主的弟子都上了场,他肯定也逃脱不得。

    “你……”

    袁岭主正要动怒,抬起的手却被任殿主按下。这里毕竟是他的地盘,且是联盟当之无愧的首领。因此,袁岭主只是警告道:

    “你若出手太过分,别怪我不客气!”

    他向来说到做到,可若是他说了夏萧还照做,那才是真的滑稽。当初朱家的人也曾说过类似的话,后来他们死了。死在了从高官贬做庶民的第一年,死在了远离高堂王朝的小镇。死时,面色复杂而痛苦。

    “上场吧!”

    夏萧说时,双翼展开,再次飞到恢复原样的雪山上。学院这边的人虽说了解夏萧,可不知他会以怎样的方式战斗。是一招打败对手?还是和上次一样并不释放自己的元气?他们觉得都有可能,也很期待。

    见王陵来,夏萧双手结印,王陵也结印,可他们召唤出的东西,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雪魈作为最勇猛的猴类,有一定本事,可张牙舞爪不过一秒,便因为出现在夏萧身后的家伙而不敢有半点动静。那顷刻间收敛的气息和表情,形象的像山村野夫,碰到高贵的帝王,面对时无地自容。

    夏萧当前有七兽,这等阵型,学院人已不陌生,他们都见到过很多次,虽不厌其烦,可皆投目。比起他们,联盟那边的人大为震惊。素闻夏萧有完整的五行,那应该有五头契约兽,这等了不得的事,看来真的存在,而且夏萧身后,还不止五头契约兽那么简单,而是七头!

    七头大兽气息各有不同,有强有弱,此时各摆姿态,但皆以夏萧为中心,将高勇作为目光的终点,可目光中的情绪各有不同。

    句芒眼中有些戏谑,这样的家伙,根本斗不过自己,不过夏萧这段时间,也够忙的。祸斗倒没想这么多,他向来只关心战斗,因此此时看着雪魈,有种想大干一场的冲动。上次战斗时失了误,这次必须拼命打,争回颜面才行。

    祸斗在左,金灵兽在右,因为后者太过冷傲,夏萧没为其取名,可他举剑的样子,令高勇本就发愁的心更加沉重。这些家伙,只有那个半人半鱼的家伙看起来好欺负,可当高勇的目光望向她时,她身边的三条鱼都挡在他的视线上。相比之下,这三条鱼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一看就知道会要人命。

    夏萧坐在七兽下的王座上,像一位刚刚登基的年轻的王,可对自己王位所拥有的权力了如指掌。他目光冷漠,不经意间和高勇对视,令其心中一颤,顿时没了战斗的欲望。夏萧七兽所释放出的气息,已令雪魈折服,甚至面部朝下,躺在地上。这是雪魈最卑微的姿势,像女子放弃挣扎,脱光衣服,愿意承受任何折磨,只要能活下去就好。

    为了活,雪魈无论怎么被践踏都可以,这股情绪影响到高勇,可后者看一眼主峰,连忙结印,让雪魈滚回去。平时嚣张到连自己都敢骂的家伙,现在变成这个样子,真是丢人!

    雪魈消失,高政的情绪虽说好了一些,可面对夏萧,还是不知如何下手。这等情况像蝼蚁碰到大象的腿。一腿犹如撑天之柱,他该从何处下手,才能令其在面前倒塌?

    高勇没有高政的实力强,也没有什么底牌,甚至无法用自身元气引得雪山雪崩,更释放不出绝对的零度。所以他此时才这般不知所措,一脸茫然。先前在平地上想的殊死一搏,热血奋战,全都在即将到来的战斗前成了不切实际的事。

    夏萧扫视自己的兽,随后将慵懒的目光投到高勇身上。他的实力,光是从气息上来看,就比石永康和罗晶差了一大截。他们都是尊境枝茂后期的存在,高勇则是中期,且气息有些浮躁,这样的对手夏萧根本不想动手。刚好祸斗现在想战斗,金灵兽心中也有积攒的怨气,让他们战斗就好,可夏萧还有一个更好的点子,因此问:

    “这样可以称之为强者了吧?”

    高勇曾说王陵不足以称之为强者,现在夏萧问他,他只能满怀悔意的点头。早知夏萧的实力真的这么强,他肯定不下那么狠的手。可在他点头时,夏萧说出更过分的话!

    “自掌耳光,自拔头发,然后滚回山峰,为王陵道歉,可行?”

    夏萧先前说了,他会做得比先前所有人做得更过分,袁岭主以为自己的警告会有用,可无论是自掌耳光还是自拔头发,都是极大的耻辱,道歉更是不可能!

    高勇和袁岭主想的一样,陷入深深的迟疑。可最终,即便他对夏萧有着再大的畏惧,还是于双腿颤抖时回答:

    “不行!”

    高勇也是个有尊严的人,这场比试可以输,只要人没死就行。可若是今天这脸面丢了,以岭主的脾气,自己回去后肯定难逃一顿毒打,甚至被赶出怪人岭都是有可能的事。他太了解自己的师父,因此吼出宁死不屈。可不等第四个字发出,他的身体已被一道火光冲出至千米外。

    纯粹的火行元气炙热无比,高勇难以抵挡,即便他是水行元气也无法令其熄灭。因为在一瞬间,他身体外的元气护盾,已被祸斗抠破。锋利的爪牙从不畏惧冰雪,因此,身披黑甲的武士没有立即出手。

    “还在生气?”

    夏萧平时和金灵**流的最少,自从上次在荒原将其使唤过两次后,金灵兽的情绪一直有些低靡。他感觉自己活成了自己最不想成为的样子,他本有着属于自己的原则,可现在看着夏萧,即便他一脸关切样,也没有多感动。

    “没有。”

    简单两个字,从其嘴里说出来极为虚假,可夏萧又说:

    “想回去就回去吧,不用勉强自己!”

    “不用你指挥,我有自己想做的事。”

    金灵兽在维护自己的面子,夏萧也不干预,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想怎样都好,就像曾经的祸斗一样,只要不想着杀自己,怎样都行。就算失手将高勇杀了也无所谓,夏萧不是全方面考虑的圣人。

    祸斗的突然袭击令高勇有些意料不到,所以他一直难以做出对策。被五行克制的大狗压在地上咬,是一种**裸的侮辱。可石永康看着,心中又猛地一颤,夏萧的实力这么强,看来即便自己有帝王印,也难以将其打败。石永康想找找别的办法,可暂时无果,不过袁岭主看着,低声道:

    “连土行契约兽都不亮出来,是连五行克制都不想用?”

    学院和联盟先前的几场战斗中,有两场都用到了五行克制。可高勇乃水行武者,夏萧却没使用土行元气,真的已轻蔑到这种地步?真是太过傲慢。

    袁岭主宁愿夏萧用出所有的元气,也不想让现在这种情况发生,他坐在一边,看着祸斗和高勇打,很不是滋味。

    身边无人回答袁岭主,可他们知道他说的就是事实,这是件令人气不到一出来,可又没办法的事,谁让高勇的实力不如夏萧?在他们心中暗自觉得没了希望时,神秘的九层森然塔的塔主看向斜后方的女弟子。弟子和她一样藏在黑衣里,且顺着她的目光看向夏萧和祸斗。

    女弟子懂塔主的意思,微微点头。明日的战斗中,她不仅要试着赢夏萧,还要将祸斗的一缕杀气取出来。可从祸斗的脾气看来,这恐怕是件难事,不过以夏萧的高傲性子,应该会为了令自己心服口服用火行和自己打。罗晶不在乎输赢,只想达到目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