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凤佑天下:女将军威武 > 第二十七章   武林盟主

第二十七章   武林盟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批赈灾款既非楚教主所盗,为何左志奎要一口咬定是驭魔教所为?”

    楚浩初冷笑一声,道:“杀人灭口。”

    那日他确实是潜入了左府。

    他们隐居于莫邪山,吃食是可以自给自足,其他东西还需要下山来采买。

    那日楚浩初拿了单子,替山上的百姓置办东西。在路上遇见了一伙人在争吵。似乎是一个小贩不小心撞了人。

    “被撞那人,虽然穿着与寻常百姓无二,但是口音怪异,而且内功深厚。我心下觉得有异,便悄悄跟了上去。”

    这人并未察觉楚浩初的跟踪,见四下无人,便绕到左府的后门进府。

    “我本想等晚上进去一探究竟,却不想正好撞见左志奎转移那批黄金。他身边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多的高手,各个武功深不可测。我不敌,只能先逃走。”

    “左志奎早年见过我一面,认出了我。担心我将此事抖落出去,便将黄金丢失一事,尽数推到我的身上,如此一来,既有了替罪羊,又可以借武林众人之手除掉我。”

    楚浩初自建立驭魔教以来,从未行过不义之事。但是打家劫舍,劫富济贫的事情没少干,驭魔教早就臭名昭著,就算楚浩初站出来指认左志奎,恐怕也没人相信。

    “你是说,左志奎身边隐藏了高手?”

    “没错,其中一人便是我之前在街上遇见的那个。看他们的武功路数,不像是中原武功。”

    楚浩初这么一说,就印证了暗组的情报,看来这个左志奎确实和域外有所勾结。

    “凌将军亲自插手调查,想必是和我想到一起了。”

    若兮的反应在楚浩初意料之中。堂堂的安平将军,怎么会突然管这等闲事。而且,同样的怀疑,他也有。

    若兮浅笑,“今日之事,恐怕是坐实了驭魔教魔教之名。楚教主难道就不想探查真相,为贵教洗刷污名?”

    “好!”这毕竟是江湖之事,她调查起来,一是不便,二是难度较大。是以她才会想让楚浩初一同参与,只是这楚浩初答应得如此之快,倒是出乎了她的意料。

    “莫泽,把这些百信安顿好,就地保护。还有,这个也给你。”

    将紫芒交给莫泽,换了一把普通的佩剑。

    楚浩初都能凭紫芒认出自己,难保其他人不能,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还是不要让紫芒现身的好。

    其实,若兮不知道,楚浩初是因为早年见过若兮,才能这么快认出她来,换做他人,恐怕真的不能做到。

    忘了是哪一年,他年纪尚小,随师父下山置办东西,刚好遇见赤焰军班师回朝路过雍州。那个时候的主帅还是凌云思,不过是一个副将,在茫茫人群中,偏偏楚浩一眼就看到了她。一身轻甲,腰佩宝剑,好不潇洒。

    当时就想着,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等英姿飒爽的女若兮的反应在楚浩初意料之中。堂堂的安平将军,怎么会突然管这等闲事。而且,同样的怀疑,他也有。

    子。

    那时候楚浩初不过远远瞥见一眼。世事无常,谁又能想到。多年之后,他们竟然要携手破案。

    两人商量一番,决定先探探左府的情况。

    “左府家业很大吗?”江湖的事情,若兮知道得不多,只能问楚浩初。只看这眼前得亭台轩榭,雕梁画栋,山水鱼池,就让人觉得眼花缭乱。

    这宅子从外面看平淡无奇,不曾想里面竟然别有洞天。

    楚浩初摇摇头,“左府是经营着几家钱庄和商铺,但是规模都不大。看来,这个左志奎确实有问题。”

    “你看。”

    顺着若兮指的方向看过去,竟然是他之前见过的那人。

    “这个就是我之前撞见的那人。”

    这人警惕性极高,全身上下包裹严实,只露两只眼睛在外面。跟着下人进了左志奎的书房。

    “走,咱们过去看看。”

    若兮和浩初都是轻功绝顶之人,屏气凝神伏在屋顶之上。

    “那个魔教教主跑了?”

    “是。他身边都是高手。不过也不用担心,此人臭名昭著,他的话即使说出去也不会有人信。我也已经派人搜寻了。”

    “不会耽误咱们的事情就好。”

    两人足足聊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才散去。

    “如此看来,丢失的赈灾款确实在左志奎的手里。听他们的意思,短期内是不会移动这批赈灾款。”

    “没错,他们还没抓到我,为了以防万一,不会轻举妄动。”

    要寻回赈灾款容易,要在天下武林面前揭露左志奎的真面目,就不容易了,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主子,这是您要的资料。”

    还记得之前暗卫查到的信息,左志奎的功力是突然大增的。若兮断定,这其中必有蹊跷,所以让莫泽去调查了左志奎。

    左志奎幼时便拜入了青刀门,拜入当时的青刀门门主耿天御门下,是这一代弟子的大师兄。

    青刀门是武林的第一门派,耿天御也是当时的武林盟主。

    耿天御的关门弟子不多,突出的只有两位。大弟子左志奎资质一般,说不上蠢笨但也不是个武学奇才。

    另一位便是二弟子薛白山。天资聪颖,耿天御没少称赞他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甚至在很多场合放言,有徒如此,青刀门后继有人。

    江湖终归是江湖,以武为尊。

    青刀门先祖立派之初,曾留下一套精妙无比的刀法,历来都只在门主之间传承。

    谁知这一日,左志奎竟然撞见薛白山在练习这套刀法。

    要说这耿天御膝下无子,在弟子之中找一个有能力者接替门主之位也无不可。可偏偏,这薛白山不知收敛,得意忘形。

    “是啊,师兄,师父说,要我好好练习这刀法,在辅以师父亲传的内功,早日接替门主之位。”

    “按理说,这门主之位本来应该是师兄的。只是,师父说,师兄天赋不高,恐怕难以学会这等高深的刀法。我这也是没办法,不忍师父伤心嘛。欸,师兄,你怎么走了?”

    左志奎脸色铁青的离开,一路上还被其他弟子阴阳怪气的挤兑了一通,便离开了青刀门。

    “这段往事我倒是不知。”楚浩初和若兮一同在看卷宗。“难怪我听说,左志奎是后来回的青刀门。”

    半年后,耿天御便宣布要退位,由薛白山接替门主之位,广发请帖,好不热闹。众人没想到的是,失踪了半年的左志奎也在这一天回到了师门。

    “师弟,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师兄怎么能不来祝贺祝贺你呢!”

    “这位子,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红,师弟你可一定要坐稳了。”

    尽管薛白山心中警觉,一晚上都派人盯着左志奎,却不想意外还是发生了。

    交接仪式耿天御和薛白山迟迟没有现身。

    “师父,师父,我是白山啊。”众宾客正疑惑的时候,后院传来薛白山惊慌失措的声音和噼里啪啦的打斗声。

    耿天御不只是为何,竟然突然袭击薛白山。只见他双目通红,出招狠辣,似乎是,失了神智。

    “这,这是怎么回事?”

    薛白山似惊魂未定:“刚刚师父正同我说着话,突然就像是发了疯似的攻击我。”

    薛白山语气一顿,难以置信地看着从背后透过来的刀,

    “师——”

    血,缓缓地从胸口流出。令人作呕的血腥气勉强换回耿天御一点点神智,但很快,又被躁动的真气压了下去。

    然后是更加肆意的暴虐。

    杀,屠戮。

    “师父,师父走火入魔了。”

    “快跑啊。”

    这些弟子还来不及逃窜,就被耿天御一手一个,拎起来,扔到墙上,命丧当场。

    耿天御本就是武林第一高手,在真气暴涨的情况下,更无人是他的对手。

    众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竟然是左志奎救下了众人。

    “大、大师兄,咱们现在怎么办?”

    左志奎心里冷哼一声,瞧不起这些人趋炎附势,但面上不动声色,这些人留着还有用,暂时饶他们一命,

    “你们多到后面,保护好自己。”左志奎抽出自己的佩刀,和耿天御战到一起。

    左志奎是什么水平,大家心知肚明,都为他捏一把汗。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左志奎虽然被耿天御一掌重伤,但是耿天御最终被左志奎一刀毙命。

    “这个左志奎就是这样坐上青刀门门主之位的。当时青刀门经此打劫,劫后余生,根本没人有心力去纠缠门主之位。草草推了左志奎上位。”

    “他们也没想到,左志奎仅仅用了两年时间,就让青刀门重新壮大,甚至远甚于老门主在位时的规模,并且在武林大会上力挫剑宗宗主温离风,夺得了盟主之位。”楚浩初补充道。

    “按理说,左志奎不是耿天御的对手,他的武功大增,必然与他离开半年之内的经历有关。”

    “没错。”楚浩初也赞成若兮的推断。“温宗主的武功应该在左志奎之上,那天也不知道是怎么。而且武林大会之后,温宗主就因为郁结在心,撒手人寰了。剑宗,也就此没落。”

    “温离风可有家人在世?”比武交流,本就胜负无常。温离风一宗之主,怎么会连这个道理都想不明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