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快穿:女主不按剧本走 > 第799章 杀妻证道的妻(10)

第799章 杀妻证道的妻(10)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林贵妃没想到,梁秋月能敏锐到如此程度。

    好像她做任何事情,她都能猜到她的目的。

    林贵妃别开眼去,“母妃是为你考虑,才选了那蒋世子。”

    “蒋世子少年英才,无不良嗜好,房中也无通房妾室,以你的聪慧,能将他拿捏的稳稳当当。”

    梁秋月握住她的手,“母妃,到底是为什么?明明父王对你那么好,你却做了那些事?我是你的女儿,你对我好,却从不告诉我任何打算。母妃,到底为什么?”

    林贵妃到底是为什么,梁秋月查了这几年,心底也有些猜测,但她还是想听林贵妃说。

    “母妃,你给我找好的退路也许不是退路,但你自己,你有没有想过你自己?”

    林贵妃神色难得温柔,她轻轻将她耳边碎发别到耳后,说:“我与威远侯有旧,他答应我,会好好照顾你,我信他。”

    梁秋月觉得自己之前想错了。

    林贵妃提起一个人时少有的出自真心的温柔。

    在周王面前,林贵妃时时都戴着一张面具,一颦一笑,一嗔一怒间,都是做戏。

    可提起威远侯,她眸中泛出的温柔足以让任何人沉醉其中。

    梁秋月心中叹息,周王,你的头上好绿啊!

    林贵妃扶着宫女的手慢慢走在月色的宫道下。

    “娘娘今个儿心情不是挺好,怎么突然惆怅了?”

    林贵妃叹气,“当年,我要是没生下她就好了。”

    “她也不必面对日后难堪的局面。”

    宫女安慰道:“娘娘不是给六公主安排好了退路,娘娘相信他,奴婢相信娘娘的眼光。”

    “但愿吧。”

    一声轻叹消散在夜色中。

    那日宫宴后,隔日宫中就下了旨,给六公主和威远侯府世子赐了婚。

    朝中气氛微妙。

    威远侯如今的地位堪比有一大片封地的异姓王,与林贵妃一系联姻,让各朝臣心中都不安了起来。

    初秋的日光稀松,梁秋月躺在海棠树下晒着太阳。

    小喜子急冲冲的进来说道:“公主,林向晚从寒山寺逃了出来,今日敲鼓状告林贵妃冒充林家之人进宫,犯了欺君之罪,如今各大臣齐齐跪在崇明宫外跪求王上严惩贵妃娘娘。”

    小喜子急急说完,却只听到了一声“哦”。

    他一跺脚,急道:“主子,你不急啊。”

    梁秋月直起身子,“有何好急?”

    “犯欺君之罪的又不是我母妃,父王要杀,也只会拿林家人开刀。”

    “林家人少死一个,我都不高兴。”

    小喜子以为自己听错了,掏了掏耳朵。

    自从马场事件过后,梁秋月找了给林贵妃祈福的由头将林向晚送进了寒山寺当尼姑,不光剃了头,每日还有做不完的活计,吃喝上也只有清粥小菜。

    从前林向晚养尊处优吃喝不愁的,进了寒山寺里,比直接要了她的命还难受。

    她还专门找了侍卫盯着她,保证她逃不出去,却没想到,她会回京告御状。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啊。

    林向晚告的是林贵妃欺君犯上,她保证到头来遭殃的只有林家而已。

    但林向晚是怎么知道林贵妃和林家没有关系的?

    是谁在背后撺掇她来告御状的?

    在此事上,林贵妃只要咬死不认,说不知情,便不会有任何事。

    周王爱的在意的是林贵妃这个人,又不是林家小姐这个身份,又怎么会因为区区小事让她出事。

    “公主,您要不要去看看。”

    看小喜子急的跺脚,梁秋月起身:“走吧,去看看。”

    崇明宫外,跪着不少朝臣,看起来壮观的很。

    林向晚趴在最前方,臀部有血。

    林老太太的裙底有一滩水渍,身体抖抖索索的。

    “求王上明察,林向晚胡言乱语,污陷我林家犯了欺君之罪,是林家教女无方。”

    林侯爷颤颤巍巍的跪着求情,头都磕出了血。

    御前的公公出来后拿着拂尘说道:“王上说了,你们爱跪就跪,想撞柱子就撞柱子,待人死了,王上会给你们每人一副棺椁,再在民间歌颂你们的功德,如此,诸位大人便安心去吧。”

    梁秋月:…

    牛还是周王牛!

    “王上还说了,不管林贵妃出身为何,她都是他最为宠爱的贵妃,既然林家有人不识好歹,不想要这福气,便不必要了。”

    这公公挥了挥手,便有带刀的侍卫上前将如死狗一样的林向晚拖了下去。

    林老太太老泪纵横,却没胆子上前去求去拦。

    “贵妃娘娘仁慈,惦记着林老爷和林夫人的养育之恩,便不追究其它的了。”

    林老爷和林夫人听闻这话,浑身脱力般倒在了地上。

    因为林向晚这一闹,林家的侯爵之位没了。

    诸位跪着的官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干脆起身甩袖一瘸一拐的走人了。

    当然,不是所有的官员都那么没有文人的气节。

    一老头艰难起身后,老泪纵横的对着崇明宫正门说道:“王上,妖妃不除,周国将亡!王上!”

    老头说完便抱着必死的决心快速冲向了柱子。

    梁秋月对小喜子使了个眼色,小喜子快速上前将人拦了下来,自己倒是被撞倒在地。

    梁秋月上前将小喜子扶起来。

    老头晕晕乎乎的站定后,见是梁秋月,拉着脸不屑的冷哼一声。

    梁秋月不以为意,小声说:“张太傅,你就算撞死了,宫中也不过是多了一具尸体,不值当!”

    张太傅甩袖:“你懂什么!”

    “我是不懂太傅忧国忧民的心,但我知道,你死了也是白死。”

    “周朝气数已尽,您还不如将自己的精力放在别处,您留着些力气,待新朝定时,再为新朝效力,为百姓谋福祉。”

    张太傅老眼瞪圆,伸着手指指着她,“你你你…”

    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梁秋月替他说。

    “太傅是想说,我身为周国公主,却说这些大逆不道的话,简直罪该万死?”

    “死是再简单不过的了,但也是无能的体现。您要是有本事,就多活几年,不为周国,为苍生。”

    看她吹的好不好?一番话直接将这老头说晕了。

    晕了好啊,抬回府后,看他还想不想死!回过头来,就又是一条好汉了。

    (本章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