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虎夫 > 1869  丧尽天良!

1869  丧尽天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彼时的马寒自责且怨恨。

    既责怪自己没事找事的跑去找小宁叙旧,更怨恨面对穷凶极恶暴徒时候的无可奈何,如果可以选择,他更希望此刻躺在手术床上的那个人是自己。

    同一时间,医院住院部的楼下。

    尾随马寒而来的苏狱和王峻奇如同鬼魅似的蹲在花池旁边抽烟叹息。

    “妈的,正儿八经的弄巧成拙,现在好了,既没嫁祸给虎啸公司,马寒肯定对咱们更加的不屑,毕竟关键时刻咱们又没有出现。”

    苏狱摸了摸鼻尖嘟囔。

    “那可不一定,你知道我的人今晚开的那台车是谁的吗?”

    王峻奇吸溜两下鼻子反问。

    “反正肯定不会是伍北的,也不是虎啸家那些中流砥柱们的,对于他们的座驾和公司有几台车,我比你清楚。”

    苏狱没好气的怼了一句。

    “金万腾的,他的车放在我朋友的修理厂,他本人今晚上在小情人家私会,那个小情人跟市里面的某个大咖有一腿,所以打死他也解释不清楚今晚到底干了什么。”

    王峻奇舔舐嘴皮冷笑:“这段时间伍北不是跟金万腾打得火热,想要通过他跟何彪建立关系吗?闹出这样的事情,何彪铁定得让虎啸公司帮着处理,届时就算不是伍北做的,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认了。”

    “啊这?”

    苏狱意外的睁大眼睛。

    “再有就是那个孕妇也是个关键因素,如果她再发生点意外,我不信马寒还能无动于衷。”

    王峻奇点燃一支烟轻笑。

    “没那个必要吧奇哥,咱整谁就是整谁,犯不上把无关人员牵扯进来,再者说了,谁都有家里人,太没底线的话,我怕”

    苏狱思索片刻,不同意的说道。

    “苏哥啊,论起来伪装,我真照你差上一大截子,美丽世界苏天狗,你连同父异母的亲弟弟都能说抛就抛,难道真在乎什么劳什子无关人员吗?还需要我多说什么不?咱俩算得上同一类性格,都是做大事的,不拘小节应该是基础。”

    王峻奇表情奚落的念念有词,当场将苏狱整的无言以对。

    “袭击马寒是我出的力,那接下来是不是该你发挥啦?中心医院里你有不少熟人呢,制造点简简单单的医疗事故不是什么难事,大不了事后咱俩共同出资补齐就完了。”

    王峻奇又把烟和打火机递给苏狱,露出一副“看表演”的模样。

    “奇哥,我说正经的,暗算孕妇小孩太容易遭天谴了,况且这事儿也不是必须那么干,如果你部署没问题,那马寒现在已经开始彻底恨上伍北,咱接下来等着就好,完全没必要”

    苏狱艰难的做着最后挣扎。

    “道我是帮你指了,怎么定夺你随意,你认为不妥,咱们现在就可以打道回府,不过接下来你有任何计划,我都不会参与,折腾一晚上,对我而言没多大损失,无非是伤了个小弟,可你呢?马寒喜不喜欢你,你比我更清楚,如果不能让他彻底离不开你我,那往后呵呵呵。”

    王峻奇倒也没有坚持,只是踩灭烟蒂站起身子,看架势打算闪人。

    “奇哥,再等等,你容我考虑考虑。”

    苏狱连忙拽住对方。

    “如果不是虎啸公司那些人防范措施太严密,我是真想让你凭借自己的关系直接让贾笑和王亮亮永远留在手术台上,当然我知道你也不会那么干,但凡有选择的余地,你断然不会跟伍北硬钢,既然你我都不想或者不具备正面对抗虎啸公司的能力,何不让马寒这个能者上位。”

    王峻奇舔舐两下干裂的嘴唇,充满玩味的反问。

    “不是我只是觉得”

    “算了,我干!”

    迟疑再三,苏狱最终还是没能扛得过心魔的诱惑,摸出手机翻找半天,而后拨通一个号码:“陈哥,你妹妹是在中心医院妇科当主任吧,我有笔大买卖送给你,一个朋友想给情人做引产,但是这事儿又不能让女方和其他人知道,必须得整的天衣无缝”

    同时间,中心医院的一号急诊室门前。

    伍北宛如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不停地来回踱步,手术已经持续了快要三个多小时,这期间别说王亮亮能不能扛得住,就算是医生、护士恐怕早已经累虚脱了,但仍旧没有要开门的迹象。

    即便有王顺的拍胸脯保证,可他仍旧心乱如麻。

    “小伍子,你猜我刚刚看到谁了?”

    就在这时负责去买水的老郑一溜小跑的跑到伍北的跟前,并且拽着他往前走。

    “有什么话你就在这儿说吧,我哪也不去。”

    伍北挣脱开对方,紧绷脸颊发问。

    “马寒!就今晚上跑咱们这儿耀武扬威的那个傻疙瘩,他好像也有什么亲人受伤了,在那边的急诊室。”

    老郑手指拐角的方向解释。

    “啊?”

    伍北不可思议的眯起眼睛。

    而此刻的五号急诊室门前,同样也乱糟糟一片。

    除去马寒身边的不少跟班、铁杆闻讯赶来,小宁和濛濛的家里人也来了不少,人群当中,谁都没注意到一个脸上捂着医用口罩,看起来很单薄的青年正躲在角落狐疑的上下观察马寒,竟是他们曾在大排档里不期而遇的精神病萧洒。

    “我真杀了他弟弟?为什么杀的?”

    萧洒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喃喃,手里沾染的血迹太多了,就连他自己都分不清楚那些亡魂究竟都是何许人,所以面对马寒之前的质问,他莫名其妙对这个男人产生了兴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