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神秘复苏之诡郎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关押童谣鬼

第一百五十八章 关押童谣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妹妹背着洋娃娃,走到花园去看樱花,娃娃哭了叫妈妈,树上的小鸟在笑哈哈。”

    陆安神色一紧,它来了,陆安两种状态下的叠加鬼域看不到这只鬼的模样,但是他能够感觉到鬼已经被吸引过来了

    陆安想也没想,他开启了自身三种状态下的高强度鬼域,此时再看向白色鬼烛方向,就发现那片地方似乎有一个干尸一般的婴儿

    干尸婴儿的眼睛是黑色的,没有眼白,浑身上下没有一丝血色,就真的是如同被晒干了的,或者说是血液被抽干的模样

    在陆安透过鬼域看向干尸婴儿时,干尸婴儿仿佛感受到了什么?它的目光看向了陆安此时所在的地方

    陆安则是在思考如何将其关押,黄金装尸袋真的能够将这个婴儿关住吗?能够思考的时间本来就不多,随着时间流逝,白色鬼烛会吸引附近更多的鬼出现

    可是却没有办法将其关押住,黄金装尸袋或许无法完全隔绝干尸婴儿的灵异力量,但是思考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如果是明天陆安遇到这只鬼,完全可以动用那个中年男人打造的棺材,将干尸婴儿限制住

    “妹妹我不求永生不死,愿那郎君不得好死,永生永世不得好死,负心郎,负心汉,杀尽天下负心郎。”

    陆安动用了自身第二只厉鬼的能力,这个干尸婴儿的隐藏性很好,所以为了防止他逃跑,陆安直接动用了加速版的鬼戏

    “啊~啊~啊。”

    干尸婴儿并没有坐以待毙,原本那些听起来虽然有些诡异,但是还算比较好听的童谣变了,它发出了凄厉的啼哭

    陆安在三种状态下的高强度鬼域之中,竟然也听到了这种凄厉的啼哭。这声音直接无视了陆安的鬼域,想到了陆安的脑海中

    陆安脸色大变,当即从腰间掏出土狗玉佩,干尸婴儿最恐怖的地方,就在于将人拉到未知的地方,且让其变成婴儿模样

    失去所有反抗的能力,甚至是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根据陆安的推测,他觉得这种杀人的方式就类似于是将一个人的意识剥离送入婴儿的体内

    婴儿死去,那么这个人的意识就会崩溃,那么这个人就会死去,这种杀人方式简直无解

    “汪,汪,汪。”

    土狗玉佩里凶戾的狗叫声打破了干尸婴儿凄惨的啼哭声,同时也让干尸婴儿暂时失去了抵抗

    加速版的鬼戏迅速就将其入侵,干尸婴儿倒在了地上,哪怕鬼戏将其入侵,它依旧还在挣扎

    陆安从鬼域显化的高堂内拿出了背包,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黄金装尸袋

    为了能够保险起见,身上的喜服凭空出现,胸前的那块喜字显得格外的刺眼

    陆安的左手做出了伸向干尸婴儿的动作片,他的身上出现了很多红色丝线,而这些丝线正是之前在那片田地里的红色丝线

    红色的丝线迅速将干尸婴儿包裹,同时陆安脸上也露出了一丝苍白之色,红色丝线单独拎出来,或许只是一件灵异道具

    但是红色丝线补全了陆安身上喜服的部分拼图,好处是红色丝线的能力变强了,坏处就是动用红色丝线要付出和使用喜服同样的代价

    红色的丝线仿佛无穷无尽,很快就将这句干尸婴儿彻底包裹,干尸婴儿挣扎的动作也似乎消失了

    陆安靠近将装尸袋打开,戴着人皮手套的右手将干尸婴儿扔了进去,红色的丝线收回的瞬间,干尸婴儿似乎察觉到了即将到来的命运,又开始挣扎了起来

    只是随着陆安利索的将黄金装尸袋封死,这种挣扎消失了,似乎却又没有完全消失

    黄金装尸袋终究还是太薄了,对于这种层次的灵异力量来说,并不能完全将灵异的力量隔绝掉

    不过终究还是将其暂时限制住了,陆安就这样左手提着黄金装尸袋,右手提着白色灯笼继续完成报丧的任务

    时不时的能感觉到左手上黄金装尸袋有挣扎的迹象,不过终究是被暂时限制住了

    等到明天那个中年男人把棺材送来,陆安可以将干尸婴儿扔进棺材内,在灵异之地,他并不担心棺材内的灵异力量会消耗干净

    另一边耿天成提着白色灯笼走在宅院以前的那些道路上,耿天成是有鬼域的,但是他的鬼域比较特殊,刚开鬼域之后,自身是无法行动的

    道路上都静悄悄的,只能听到自己鞋子踩在土地上摩擦的声音,耿天成在路过一家村民房屋的时候,发现这家村民的门是开着的

    耿天成知道肯定有问题,但是他跟灵异也打过不少交道了,让眼下报丧的任务比较重要,他当即就准备离房门远一点,继续自己的报丧任务

    只是他刚迈步,耿天成就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于这间村民的院落内,他当即脸色一变,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向着大门跑去,准备离开这里

    可是就在他快要到大门口的时候,大门砰的一声关闭,耿天成,用力推动房门,却发现无法推动

    耿天成脸色有些难看,他都退让到这种地步了,结果鬼还是找上了他,更为重要的是他驾驭的鬼有些不一样

    别的驭鬼者或许能够张开自己的鬼域,然后直接离开这里,但是耿天成做不到,他张开鬼域,自身就无法移动

    耿天成只驾驭了一只鬼,但是这只鬼并没有复苏的风险,或者说复苏的风险很低,他驾驭的鬼极为的特殊

    眼下耿天成想要离开这里,继续完成报丧任务,就必须将院子里的鬼找出来,然后将其限制住

    耿天成缓缓闭上眼睛,当再次睁开的时候,他的脚下浮现出了黑白两色的鬼域

    黑白两色的鬼谷并非混淆,而是有这某种规则,一半是黑色,一半是白色。

    “七分之十三。”

    耿天成此时的眼睛中仿佛有着一盘巨大的棋盘,这里的一切仿佛都变成了棋盘

    “刷~刷~刷。”院子里响起了磨刀的声音

    耿天成身体一晃,身上有两张纸钱瞬间燃烧,他听到了鬼磨刀的声音,触发了鬼的杀人规律

    同时耿天成鬼域当中也看到了院子里那只鬼的模样,那是一个看上去屠夫打扮的鬼,手上的刀锃亮锃亮的

    在耿天成落子之后,他的眼中看到有一只鬼下了白棋,这只鬼应该就是那只屠户模样的鬼

    耿天成继续下棋,双方你来我往,只是屠户的败势很明显,他应该并不擅长于下棋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