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仙侠小说 > 贫道应个劫 > 二五七章起死回生

二五七章起死回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西方教的教主们那是出了名的难缠,不是因为修为有多么厉害,而是因为脸皮之厚让人汗颜。

    眼前既然有西方教的教主级出手,虽然不清楚到底是哪一位,那都不是他们能考虑的。

    “此次行为你放手施为即可,不用在意后果。”一道玄之又玄的声音传入刘樵的脑海之中。

    刘樵心中十分惊喜,但又不好意思当着玉帝的面表现出来,心中默默回应。

    “谨遵教诲法旨,弟子一定不负所托!”

    “善!”

    这道声音赫然是元始天尊亲临,有了教主在后面撑腰,刘樵说话的语气都多了几分自信。

    刘樵无奈的看着玉帝,目光之中带着寻问之色。

    玉帝瞪了刘樵一眼,眼神之中满是寒意。“你自己捅出来的篓子,让我怎么解决?”

    刘樵两个人瞪了半天,最后还是刘樵结束了这种僵局,招呼一旁的金鹏过来。

    金鹏依旧还是有些惊魂未定,任谁从教主级手上逃出生天没有晕厥过去,就算心理素质强大了。

    那种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存在念其法号就能感受到他们的威势,何况直面教主。

    刘樵手上乾坤一转,一颗万年蟠桃出现在他的手中。桃子鲜红,枝叶苍翠欲滴。让人闻着就不禁口舌生津,香气更是扑鼻。

    刘樵直接将蟠桃递给了金鹏,示意他坐下来,将桃子吃完。

    金鹏接过刘樵递过来的蟠桃,一整个吞了下去。蟠桃汁水四溢,让金鹏不禁口鼻生香。

    自身原本的伤势和修为瞬间就弥补过来,甚至经历过生死危机之后,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金鹏的眼睛亮晶晶的盯着刘樵,意思是让他再来一个。

    刘樵没好气的笑骂道:“正当万年蟠桃是大白菜呀,当时我跟瑶池圣母求了三个月才求过来的。”

    金鹏嘿嘿一笑,不做言语。

    一番打闹将原本紧张的气氛缓和了许多,刘樵将各种情况综合筛选一遍之后,做出了一个让人震惊的决定。

    直接将这种事情血淋淋的揭露在孙悟空的面前,用来达到磨练道心的效果。

    “你也明白孙悟空这种性子,看到如今的花果山会是什么样子?走火入魔都是轻的,更有可能会毁了他修行之路。”刘樵直截了当的对着金鹏说,金鹏也晓得其中厉害点点头。

    “刘樵你就说让我怎么做吧,不用拐弯抹角。”金鹏锐利的童孔盯着刘樵,意思是有事直接说。

    “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他,把祸水引到西方教!”刘樵斩钉截铁的说,吓了一旁的玉帝直接施展道法神通将天机屏蔽。

    实际上,三人的对话早已经被元始天尊全程用时空线屏蔽,根本没有任何泄露的风险。

    “可是事情的真相还没有查出来,另外,是不是有些?”金鹏并没有将后半段话说出来。

    “有些残忍是吧?可我们如今现在要的不是真相,而是未来的一个教主级战力。你明白吗?”刘樵话语冰冷如霜,如同冬季大雪寒冷刺骨。

    “刘樵你……”金鹏像是第一次认识自己面前这个人一样,随即想了想,明白过来。

    真相重要吗?重要也不重要。对于现在的孙悟空来说确实挺重要的,但对于整个封神世界的大局来看就如同沧海一粟,不值一提。

    如今,为了一个明显查不出头绪的事情去废掉一个重要的人物无疑是十分愚蠢的。

    隐瞒自然也隐瞒不掉,只好祸水东引,让西方要去吞掉苦果。毕竟这件事情的种种线索表明,西方教脱不了关系。

    刘樵锐利的眼神穿透地府,警告了正在仔细揣摩的谛听。谛听被这个眼神吓得如坐针毡,急忙保证自己不会透露半个字眼。

    刘樵随后又对着金鹏说:“通知这件事情只能由你来做,我如今这个身份不太合适。”

    “诺!”金鹏听命,整个人化成一道流光消失不见。

    “哦?今天不让我唱白脸了?”玉帝扶着自己的胡须笑道。

    “一味的仁慈并不能带来长久的信服,有时候恩威并施才能让他和孙悟空都认识到如今的处境。”刘樵眼神之中带着莫名的神色,玉帝在一旁笑盈盈的。

    金鹏并不知道两个人之间的谈话,只是心中勐然一泼冷水将他惊醒。

    自己原本就是金翅大鹏鸟,骨子中的桀骜不驯是怎么也去不掉的。长久以来跟随刘樵安逸的生活,以及总能化险为夷的机遇让他原本骄傲的心开始变得温顺。

    感情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你总不能在世界毁灭之前,对着崩溃的世界说:“我和某人情深义重,希望这个世界继续美好。”世界突然不崩溃了,恢复原本如初的模样。

    世界没那么美好,也不需要那么天真。

    现在的情况不单是封神世界要崩溃,整片寰宇都要遭受难以磨灭的灾劫,感情不能解决问题。

    金鹏的心开始变得锐利,眼神变得杀伐果断。来到凌霄宝殿,对着盘坐在地上悠哉悠哉的孙悟空说道:“小猴子跟我走!”

    杨戬见到是金鹏,也就没说什么。

    金鹏拉着孙悟空的手就往外面走去,孙悟空正在激动自己故友重逢,也就没抵抗,一头雾水的跟着金鹏去返回花果山。

    一路上天兵天将因为得到了玉帝和刘樵的提前通知,漫天的神仙并没有阻拦两个人的行动。

    金鹏并没有刻意的等候孙悟空,而全力施展化虹之术。一旁的孙悟空根本就追不上金鹏,满肚子的疑问咽在嘴里。

    当来到花果山附近之后,金鹏突然停下了脚步,对着身后紧赶慢赶的孙悟空说道:“接下来你要看到的画面一定要撑住,不然你将再无回头之日。”

    孙悟空见金鹏说的一脸严肃,有些惶恐的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来了就知道了!”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孙悟空,此时却有些恐慌。等他一个筋斗云回到花果山之后,看着满目疮痍的花果山一脸的不敢置信。

    漫山遍野的桃木变得焦黑,郁郁葱葱的草木也消失不见,那长达数万年的瀑布早已经面目全非。

    更重要的是看不到他原本叽叽喳喳,叫着他大王的猴子猴孙们。孙悟空踩着脚下漆黑的焦土,那双藕丝踏云靴踩在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突然孙悟空发现了什么,浑身颤抖,一脸的不可置信。正是他最亲近的小猴子,此时正一脸痛苦地倚着一棵枯木浑身皮开肉绽。

    孙悟空疾步踏过去,两只探在他的鼻息上。小猴子烈火早已经带走了他的生机,已经痛苦的离开人世。

    心中巨大的怒火吞噬了他的心智,几乎是一字一蹦的从牙缝里挤了出来。“究竟是谁干的?谁干的!!!”

    孙悟空移山倒海的双手,此时却哆哆嗦嗦的把一直对着他问东问西的小猴子紧紧的抱在怀里。

    “卡察!”

    浑身水分被蒸干的小猴子面孔十分狰狞,冲天的火势几乎将整个猴子烧成了木炭,孙悟空轻轻的一用力就碎成了粉末。

    微风徐来,带走了黑色的骨灰,也带走了孙悟空仅存的理智。整个人变成一只巨大的猿猴双手捶地,焦黑的大地呈蛛网状粉碎,山河震颤。

    “滴嗒!”

    “滴嗒!滴嗒!”

    一滴又一滴,晶莹的泪水从猿猴的童孔中落下。孙悟空感觉自己胸口如刀割般的疼痛,喉咙像是被巨石堵了一样说不出话。

    眼睛赤红,浑身毛发竖起,那种生死相隔的无力感让孙悟空无能为力。

    “你一定知道是谁干的,对吗?”孙悟空的语气里的哀愁和愤怒凝结不散,让金鹏原本糟糕的心情更加难受。

    “是,我来时山川金光弥漫,可能是西方教干的。”金鹏直接将还在推断中的结果告诉了孙悟空,语气中没有那么肯定,这反而让孙悟空相信了几分。

    “西方教,别让我查到什么结果,不然我跟你势不两立!”孙悟空小心翼翼的将他的猴子猴孙们聚集在了一起,唯恐惊动了他们的灵魂。

    将所有尸体聚集好了之后,孙悟空的理智让他回到了人形态。随后双手掐决,有阵阵阴风袭来。

    “起死回生!”

    孙悟空嘴上呼呵,脚上不断踏着魁星天罡步。方圆百里的阴魂全都聚集在了此处,一时间,花果山竟然成了鬼域。

    无数的鬼魂栖居在花果山上,溺死鬼,冤死鬼,饿死鬼等等各种面目全非的鬼魂呼啸。

    孙悟空睁开自己的火眼金睛仔细一个个查看,嘴上念念有词。

    “不是这个,也不是这个……”

    五柱香的时间,孙悟空就把所有鬼魂排查完毕。孙悟空懵了,呆立在了原地。

    整整十八万七千零三十六只鬼魂,没有一个是他的猴子猴孙。

    金鹏的面色也阴沉如水,杀生不虐生这是自上古留下来的规矩。

    凡间尘缘了,肉身散,身死账消。

    意思也就是说,这一次的生死仇怨已经了结,不得阻拦灵魂转世投胎。

    幕后出手的人已经犯了忌讳,这是三界苍生所不能容忍的底线,这人必死无疑!

    刘樵和玉帝眼睛之中满是错愕,这是何方神圣敢如此犯忌讳?这次不单单是天庭容不下他,就连地府同样也要让他永不超生。

    真正意义上的上天入无路,入地无门。

    孙悟空依旧不死心,一遍又一遍的念着起死回生咒。心中希望有奇迹发生,哪怕几率渺茫。

    可是眼前依旧鬼魂呼啸,曾经那群活泼可爱的小猴子们依旧无影无踪。

    “起死回生,起死回生,给我起死回生啊!!!”孙悟空宛若疯魔,一遍又一遍的施展起死回生咒。

    三天三夜过去,孙悟空的眼神变得浑浊,千年法力也早已经消耗殆尽。因为过度施展起死回生咒,浑身原本金色柔顺的毛发有些已经变得苍白。

    依旧没有结果的孙悟空突然崩溃,嚎嚎大哭起来。声音悲切凄惨,就连天上的仙女也于心不忍,背过身,轻声抽泣。

    刘樵紧紧的握紧了双拳,随后背过身去,不再查看。

    “可恶,终究还是躲不过这一劫难吗?”

    发泄完情绪之后的孙悟空眼神冰冷死寂,眼神之中的杀意就连金鹏一时间也不能视其锋芒。

    起死回生咒的效果开始消散,一条条恶鬼被地府的鬼差们一一打包整齐的收拾好带走。

    知晓情况的鬼差就连黑白无常也没有打扰沉浸在伤痛中的孙悟空,安静的将这些鬼魂收拾好,带入地府之中。

    将所有猴子的骨灰按照自己当初给他们起的名字整齐的收拾好,在花果山的后山之中,立了个衣冠冢。

    漫山遍野的后山,整齐的排列一座座墓碑,为原本死寂的花果山平添了几分悲凉。

    “就是这样,一脸痛苦呻吟的死去吧!”金碧辉煌的洞府内,某个人宛若疯魔病态的疯狂大笑,笑得里眼泪都流了出来。

    “你说过要给我力量的!”这个人同时又变得庄严肃穆,仙气飘飘。

    “你我本就是一体,何谈他人之说?”这个人像是神经质一样,又变得疯魔。

    “你突然夺去我的身躯,告诉我你我本就是一体,真是岂有此理!”

    源源不断的清炁洗涤自身的记忆,同时也引爆了自身不和谐的地方。天人合一,这竟然是要同归于尽!

    “别,可恶啊!我这就把秘法和宝藏交给你。”

    “可以!”

    洞府内归于平静,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金鹏眼睁睁地看着孙悟空举着金箍棒,硬挺着直起身子,浑身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眼神之中,空洞带着杀气。金鹏一时间有些摸不准,到底要怎么做。耳边突然传来了刘樵的话语:“这是他的劫数,让她走吧!”

    “金鹏兄,我走了。”

    孙悟空扛起金箍棒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去哪?”

    金鹏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

    “灵山。”

    “此去何为?”

    “踏碎灵山,漫天诸佛烟消云散!”

    “此去若一去不回?”

    “那便一去不回!”

    孙悟空给金鹏留下了一个骄傲不驯的背影,影子在夕阳下划了很长很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