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灵境行者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救出魔眼

第二百二十九章 救出魔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船毫无征兆的沉没了,没有遭受攻击,也没有发出异响,连带着船上的阴尸就这么沉入湖底。

    看着血蔷薇消失在湖面,张元清一阵心痛。

    这具阴尸跟在他身边最久,从超凡陪伴到圣者。尽管一直把她当成消耗品,可当血蔷薇真的离他而去,内心仍然强烈的不舍。

    但现在不是心疼损失的时候。

    「怎么会这样?」

    张元清愕然地看向银瑶郡主,后者摇了摇头,小喇叭里传出迟疑的声音:「无缘无故就沉下去了,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怎么会这样……张元清眉头紧锁,陷入沉思。

    难道乘船渡水不是正确选择?阴尸不能渡水?船突然漏了?

    有太多的可能,事情一下子棘手起来。

    正不解之际,湖面突然浮上来什么东西,定睛看去,是那艘沉入湖底的小船。

    两头微翘的小船又浮上来了,但船上已经不见明血蔷薇的身影。

    这让事情看起来,仿佛是小船有意识到的沉没,干掉了船上的人。

    张元清脸色一变:「不对,乘船渡河的方式不对,这座湖是有规则的,不是简单的登船就可以,我们需要知道规则是什么。」

    首先可以确定,船是可以浮在湖面的。

    利用小船渡湖的选择应该没错,但其中缺了关键信息,也就是规则。「可我们怎么知道规则?」银瑶郡主有些犯难,「员工手册里没有记录,而且我们时间不多了。」

    张元清心说,郡主啊郡主,这时候了你还要增加我的焦虑,要你何用。

    但不得不承认,郡主是对的,时间不多。

    狗长老随时都有可能返回,女元帅也是,最致命的是,止杀宫主拖不了多久,一但白狮返回,他们只能逃走。

    营救魔眼的行动宣告失败。

    都到这一步了,如果功亏一篑,张元清觉得自己会气吐血。

    必须想办法摸索出弱水湖的规则。

    可员工手册里没有记载弱水湖的规则,而找遍宿舍也没有找到后半部分的手册。

    八咫镜技能冷却中,无法制造分身,血蔷薇已经没了。

    把贪婪神将当炮灰无疑是败家子行为,而且未必就能一次性摸索出正确规则。

    他们没有低等级阴尸充当炮灰摸索规则了,而弱水过于危险,基本没有容错率。

    还能从哪里得到规则?

    突然,张元清脑海里灵光闪过,员工手册是没有,但员工有啊。

    为什么不问问员工?

    动物园里的员工,是无比渴望帮助游客的。

    「找员工,我们去找员工。」张元清精神一振,看向银瑶郡主,「员工会告训们弱水湖的规则。」

    两人沿着来路返回。

    湖中央的魔眼天王,看着岸边两道人影快速离去,消失在黑夜中,忍不住了皱眉。

    「不对劲,为什么船沉了?」他昂起头,看向头顶茂盛的树冠:「老树妖,你知道吗。」

    樟树晃了晃枝叶。

    「你说狗长老马上就回来了,让我不要得意?」魔眼天王勾起嘴角「等脱困了,我把你带去西北戈壁,把你种到修罗闭关的地方。」

    树冠一阵瑟瑟发抖。

    沿途没有看到止杀宫主和白狮,但打斗痕迹非常明显,倾轧的树木横七的倒下,灌木都被撸秃了,落叶凌乱散落,铺满观赏通道。

    战况有些激烈啊……张元清加快了步伐。

    终于,在穿过熊猫园,前往猴园的途中,他们看见一名蓝制服员工,从方向走来。

    这位蓝制服员工无视了沿途的战斗痕迹,有条不紊的巡逻。

    员工巡逻似乎只针对诡异和污染,不负责战斗……张元清一边想着,一边迎了上去。

    见到游客朝自己奔来那名蓝制服果然问出了机械化的问题:「请问,您需要帮助吗。」

    张元清沉声回应:「是的,我需要。」

    这一瞬间,蓝制服员工的鸭舌帽都不由得抬起了几公分,语气也多了人类的鲜活,急切道:「请问我能帮您什么?请问,我能帮你什么!」

    如果我说,能不能帮我救出魔眼,这家伙会不会掉头走人?这个念头在张元清脑海里一闪而过,他决定稳字当头,道:「请告诉我弱水湖的规则。」

    蓝制服员工沉默了,似乎是没遇到过询问规则的游客,大概有个四五秒,他说道:「湖边的小船会把你带到湖心,但小船只能乘坐一人。」

    蓝制服员工的话,让张元清神色顿变,他明白血蔷薇为什么沉入湖底了。

    当时在船上的不止血蔷薇一人,有什么东西,跟着血蔷薇上船了。

    不管是他还是止杀宫主,都没有发现……

    张元清感觉后背有些发冷,一股难言的寒意涌上心头。

    就好比恐怖故事里的主角回到家里,享受着家人做的晚餐,与妻儿和睦融融,第二天醒来才记起,妻儿已经死去多年。

    有什么东西一直在跟着他们,从头到尾,他和宫主都没有察觉。

    蓝制服员工饱满期待地问道:「请问,您还需要帮助吗。」

    张元清定了定神,道:「没有了,谢谢。」

    蓝制服员工有些失望,又看向银瑶郡主:「请问,您需要帮忙吗?」

    银瑶郡主举起小喇叭:「没有。」。

    蓝制服员工失望的离开了。

    他刚走,张元清立刻说道:「有东西跟着我们!」

    银瑶郡主四处张望,红瞳散发出妖异的光芒。

    但不管她如何努力感应,都无法找到第三个人。

    无力感和恐惧感在郡主心里发酵了

    张元清则取出了鬼镜,对着周围一通乱照,同样没找到可疑的东西。他旋即施展噬灵,仍然没有收获。

    如果当初把挂在始皇帝地宫里的那面镜子拿来就好了,那面镜子能照出夜游,在「照鬼」方面,比鬼镜强大太多。

    「未知的敌人,我们遇到了未知的敌人……」银瑶郡主小喇叭里传出急促的声音:「元始天尊,我的建议是立刻离开这里,它必然观测到我们已经发现了它,继续待在这里,可能会引发某种未知的变化。而我们甚至无法察觉都它,更别说清除……放弃拯救魔眼吧。」这是她权衡利弊后给出的建议。

    现在弄清楚了规则,却面临更加棘手的难题,而解决这个难题,又不知道过程会出多少幺蛾子。

    留给他们的时间比留给国足的还少。

    太难了。

    「别急别急,再给我半分钟……」张元清连声道。

    跟随在身边诡异的忌惮让他无法静下心来思考,时间又所剩不多,一时间急的额头冒汗。

    焦虑中,他抬起手,指头摁住额头,乳白色的光晕亮起,流水般蔓延整张脸。

    很快,张元清的脸就变成了戏剧里的狡诈女干猾的白脸。

    银瑶郡主知道白脸象征着思考,默默垂手立在一旁,不敢出声打扰。

    ——张元清的认识的所有女性里,Yin药郡主是最了解他的,几乎知道他所有道具。

    时间快速流逝大概半分钟后,张元清解除了脸谱,冷笑道:「我想到办法了。」

    他的情绪在道具

    代价的作用下,变得喜怒无常。

    「什么办法?」银瑶郡主忙问。

    张元清转身,大步返回,边走边说:「还记得第四条和第九条规则里怎么说的么,熊猫是值得尊敬的动物,必须鞠躬;遇到黑制服的同事,要大声呼唤,引来管理者和其他同事。但如果管理者和同事没有回应,可以向熊猫和白狮求助。」

    「可见熊猫是正面形象的,我甚至怀疑,你之所以看到熊猫凶恶,正是因为那个家伙跟上了你,熊猫盯着的不是你,而是你身边的诡异。」

    银瑶郡主本能的伸手摸向后背。

    他们本就在熊猫园和猴园之间,小跑着前行十几秒就到了熊猫园。

    透过高高的铁栅栏,张元清又一次看见了那只懒散的,脏兮兮的熊猫,它经醒了,正抱着嫩竹啃食,上好的牙口熟练的剥掉竹子外层的青皮,大口哚宜。

    「翻进去,别用技能。」张元清说。

    在动物园行动期间,他一直让伊川美维持着幻术,确保己方人员的特征不被植物记下来。

    一人一尸纵身跃过高高的铁栅栏,轻盈落地。

    似乎听见了动静,正蹲坐在竹林里进食的大熊猫,歪着脑袋看了过来。

    银瑶郡主似乎受到了惊吓,下意识的往张元清身边靠,小喇叭传来颤抖白线:「它,它和上次一样了……」

    诡异就在银瑶郡主身边?张元清把她从身后拉出来,轻轻往前推,「走过记得鞠躬。」

    银瑶郡主紧紧握着小喇叭,一阵踌躇,银牙一咬,大步走了过去。

    她来到小竹林外,朝着熊猫深深鞠躬。

    而此时,圆滚滚的熊猫丢掉了竹子,迈着沉稳有力的步伐,缓缓朝银瑶郡主走来。

    它漆黑如豆的眼睛竟有几分凝重,绕着银瑶郡主开始转圈。

    每转一圈,它的表情就凶厉一分,三圈之后,它已是龇牙咧嘴,极尽凶恶。

    张元清注意到,银瑶郡主双腿开始发软,猩红妖冶的瞳光连连颤动。

    郡主感知到的熊猫和他眼里的不一样,她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别动!」张元清高声提醒,「如果你承受不住,我可以掌控你身体……」。

    话刚说完,凶恶的熊猫突然扑倒了银瑶郡主,张开锋利的犬牙,一口咬住银瑶郡主雪白的脖颈,接着便是致命甩头。

    「嗤……」

    银瑶郡主身上传来冷水倒入油锅的爆响,大股大股浓郁的黑烟蒸腾。

    这股黑烟并没有消散,在半空中化作一张恐怖的人脸,带着不甘的俯瞰猫熊片刻,便遁向了动物园外围区域。

    熊猫松开嘴,对银瑶郡主弃如敝履,迈着慵懒的步伐回到原地,抱起没吃完的竹子,专心致志的啃起来。

    呼,搞定了……张元清急忙上前查看,发现银瑶郡主脖颈完好无损,只有两排浅浅的牙印。

    熊猫的攻击并不针对她。

    但银瑶郡主似乎对熊猫产生了极强的心理阴影,迅速后退,小喇叭催促道:「速速离去……」

    一人一尸翻出熊猫园,这才有时间讨论刚才的那股黑烟。

    「那是什么东西?」

    「园子里的诡异。」

    「我知道,我说它的本质是什么?」

    「虽然我比你多活几百年,但我也不知道。」

    「哦,那算了……」。

    小跑着返回弱水湖,此时,那艘小船已经自行返回岸边,静静漂浮在湖面。

    按照渡船规则,我必须先把灵仆「吐」出来,确保一个人登船,但我的灵魂有残缺,有宫主以灵魂编织的线,这算一个人还是两

    个人?

    张元清有些拿捏不准。

    既然这样,就只能让阴尸出动了,于是,他看向了银瑶郡主。

    银瑶郡主假装自己是一只没脑子的阴尸。

    郡主,你的职业素养有待提升啊,回头写一本员工手册给你,标题就叫《如何为主人冲锋陷阵》或者《如何更好的取悦主人》

    张元清没好气道:「你是自己去呢,还是我掌控你身体下去?」

    银瑶郡主默默走向小船,小喇叭小声控诉:「男人果然都是无情的,前一刻还恩宠有加,下一刻便赐了白绫和毒酒。」

    她吃~的跳到小船,小心翼翼的把喇叭折叠好,塞进口袋,开始划桨。

    小船破开平静水面,在泛起褶皱的湖面航行、途径血蓄薇沉没地点时、张元清通过识海的印记,感受到了银瑶郡主的紧张。

    等小船平安无事的掠过那里,郡主的紧张又变成了小小的雀跃。

    终于,小船抵达了樟树旁。

    张元清看到银瑶郡主掏出小喇叭,与魔眼展开对话,隔的太远,听不清具体内容。

    但没多久,银瑶郡主就收起小喇叭,十指突生出乌黑锋利的指甲,深深刺入樟树粗壮的树干。

    她像是撕纸一般,撕开树皮和内部的纤维,巨大的噪音连岸边的张元清都听的一清二楚。

    木屑横飞,树皮剥落。

    树干内的魔眼身躯渐渐***出来,十几秒不到,魔眼枯瘦的身躯就从树干中挣脱出来。

    他赤条条的不着片缕,皮肤包着骨头,如同晚期的患癌病人。

    不过他依旧矫健,从树干中挣脱出来,抓住两根藤蔓,踩着被撕裂的树干内腔,稳稳的立住。

    银瑶郡主开始返航。

    也不知道魔眼和樟树说了什么,几秒后,伫立在湖面的樟树开始动了,朝着岸边挪开。

    快点快点快点……张元清在心里无声的祈祷。

    越是这个时候,他心里越忐忑,生怕背后吐出传来狗长老的声音说:你这个二五仔!

    或者是女元帅的冷笑:原来我弟弟养了一个家贼啊。

    又或者白狮干掉了宫主,正缓缓向他靠拢,准备来一个锁喉杀。

    好在这一切都没有发生,银瑶郡主和魔眼顺利登岸。

    魔眼天王抓着藤蔓,轻轻荡到岸上,审视着张元清,勾起嘴角:「干得不错。」

    数月不见,他笑容灿烂得一如初见。

    张元清瞬间意会了对方的意思,颔首道:「你刚才和它说了什么?」

    魔眼天王笑道:「我告诉它,如果带我回岸上,就饶它一次,不带它回兵主教总部。」

    「呵,其实它只要待在湖里,我根本拿它没辙,船只能载一个人。」

    听到这话,樟树剧烈的摇晃起来,似乎无比愤怒。

    它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张元清催促道:

    「白虎兵众的元帅和狗长老马上回来,走吧!」

    就在他打算跑路的时候,忽然一声愤怒到极致的咆哮声传来。循声看去,只见宫主浑身浴血,仓惶的逃回来。

    在她身后雄壮的白狮紧追不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